「下一個就是你了!」奶奶轉頭跟我說。

        三叔叔與來自印尼的嬸嬸結婚,席開的那天,奶奶落下這句話。

 

 

        奶奶在去年夏天過世,但是這席話不曾間斷,從姨丈、外婆、舅舅等口中再現。每當有親戚聚會的時候,我多會被問到學業狀況,再來就是有沒有(生理)女朋友,她/他們也都替我做好計畫:畢業後當兵,當兵後工作,工作五年之後就可以結婚了,當然這裡所言的「結婚」是異性戀的婚姻。

 

 

        記得有年與學弟一起去福隆看阿妹演唱會,我支會外婆說約了人看演唱會不回來吃飯,她很高興追問我要跟是女的是男的去看,我說是學弟之後,她的笑臉垮下來。

阿姨們不時也會傳簡訊關心我的感情生活,有的要我別太挑,有的則是要我慢慢挑。

 

 

        過年聚會,我的感情生活成為許多人關心的事情,我大多就以論文忙、工作忙做推拖,不然就說:「我媽說讀書的時候先不要交『女朋友』」當作搪塞,舅舅說:「也差不多要慢慢找了!」

       

        除了親戚的例常性聚會會關心到我的感情狀況,在親戚朋友結婚的宴會上也會受到關注,甚至是結婚當事人特地過來幫我「加持」,我只能例行性的點頭感謝。

 

 

        一種無所遁形的關切,從實體聚會到虛擬通訊,或許大家太久沒有喜酒喝開始無聊了吧?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