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時論廣場/006/02/02  
【藍佩嘉】
                                                                               
  根據一份問卷調查,只有六成多的受訪者真心喜歡過舊曆年;另一
方面,三、四十歲的中壯年族群中卻有高比例表示不喜歡過年。男人
覺得閒的發慌,女人抱怨忙的要死。為紅包煩惱的你,為年菜憂心的
妳,是不是這統計數據下萬頭鑽動的一員?
                                                                               
  你一定記得剛過去的新曆年,搭著輕便的捷運,來到信義商圈。在
這片年輕的廣闊基地上,旗艦百貨與摩天大樓像積木般地快速座落。
不論是有伴的、沒伴的、失意的、得意的,都在擁擠的陌生人群中溶
解,齊頭張望著一○一寶塔,看幾千萬的預算燃燒成幾秒間的燦爛輝
煌,我們興奮地喊著happy new year,熱切地相信明年一定會更好。
                                                                               
  新曆年的跨年儀式是現代資本主義搭建出來的都市嘉年華,召喚著
個體化的消費者,群聚為匿名而流動的群眾。舊曆年的過年風俗則是
固著的親族秩序與社會關係的體現:肩負著為人子女、媳婦、女婿的
義務,前往履行家庭團圓的傳統劇碼,返鄉的車潮塞在動也不動的高
速公路上。
                                                                               
  不喜歡過年的男人最煩惱的是壓歲錢,不僅因為財務支出大增,經
濟壓力更甚平常,更重要的是,給紅包這件事象徵了男性作為父親、
兒子的社會位置,而紅包的厚薄,體現了他們是否能夠成功地擔任家
庭生計的主要提供者。麻將桌上的隨意對話:「年終獎金多少?升官
了沒?」,也無形中變成了這一年的事業表現、男子氣概的年終體檢

                                                                               
  更多女人不喜歡過年,大掃除與年夜飯帶來的家事負擔,讓年假比
平日更忙碌。核心家庭的居住形式,固然讓多數台灣女人迴避了大家
庭裡的婆媳衝突,過年期間卻是無可選擇的要回歸「媳婦」的角色扮
演。除夕回婆家、初二回娘家的傳統風俗,彰顯了父系家庭的親族秩
序中,女人作為「潑出去的水」的位置。
  
    有個女性朋友的婆婆甚至厲聲警告媳婦說,初二之前跑回娘家會帶
給兄弟厄運,即使是婆婆自己的女兒,從北部驅車南下,提早到了一
個小時也要在坐在車裡等,直到午夜鐘響方可進門。
                                                                               
  許多單身者也不喜歡過年,特別在父母辭世或是父母隨兄弟居住的
狀況,要去哪裡過年都顯得尷尬;親友聚會時的關心問候:「什麼時
候要結婚啊?」,似在催促著異性戀家庭體制外落單的人,速速歸隊
定位。尤其是未婚女性,人間過年的尷尬反映出她們在父權系譜中的
邊陲地位;根據傳統禮俗,往生的未婚女性只得被送去姑娘廟、不得
入主宗祠,是不受家族後代祭祀的孤魂。
                                                                               
  當然,許多的傳統與習俗都在鬆動與轉變。資本主義已伺機而動,
在社會關係的縫隙裡,提供各種家務勞動與家庭責任的外包,有人購
買現成年菜,有人雇用清潔公司來大掃除,有人索性去飯店吃年夜飯
,可能的話,乾脆把娘家和婆家邀出來開兩桌,閃避到哪邊過年的難
題,同時兼顧「好媳婦」與「乖女兒」的角色。更明顯的是,越來越
多的人乾脆藉由出國旅遊的流動,來逃脫在地的親族秩序與過年儀式 。
                                                                               
  你皺起了眉頭說,唉,這樣的過年不是越來越沒有「年味」了?舊
曆年難道真是一隻「年獸」,吼出親族秩序與成人生活的種種不可承
受之重?還是新曆年好吧,那麼輕飄飄又甜蜜蜜的。
                                                                               
  我說,讓我們用新的滋味過年吧!有個單身朋友說,今年除夕不回
家,隻身在台北城玩賞難得的平安夜。有個同志朋友說,今年不躲在
異性戀的衣櫃裡了,和自己選擇的、雖然父母不認可的家人,相擁吃
一頓團圓飯。有個已婚的男性朋友說,今年除夕輪到跟太太回娘家過
,他下廚燒一鍋佛跳牆。
                                                                               
  沒有歷史的信義商區總是讓我覺得太不真實,喧鬧的新曆年晚會實
在銅臭味太重。年的餘韻仍濃,讓我們過舊曆年如老城更新,在蜿蜒
糾結的小巷舊街裡,用生活的行走、不同的步伐,來創造包容差異、
新舊並蓄的「年味」。一元復始,萬象更新,讓我們持續地書寫與豐
富關於家庭的定義與慣行,歡喜來過年。
                                                                               
  (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