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05  中國時報
南方朔

 

    自從當代法國思想家波赫底厄(Pierre Bourdien)出版《學術人》(Homo Academicrs)之後,學術人和學術機構這些以前被披上許多道德神秘面紗的角色,也就從諸神的神殿,重新回到凡間。

    於是,無論學術人或學術機構,它們其實還是「人」和「機構」。既然是「人」,當然也搞政治,炒作明星,藉以取得超過其他地盤的高高在上影響力;官階愈高的學術人當然也就和現實權力掛鉤愈緊。學術人和學術機構擁有最大的「文化資本」,它們可以靠著這種「文化資本」而去做分類,甚麼是學術或甚麼不是學術,甚麼是對的學問或甚麼是不對的學問,全都在它們的一言九鼎中。學術人和學術機構的這些特性,使得它也和其他小社會一樣,有所謂的拉幫結派,整肅異已,必要時就出來挺挺政治,親信就多分點經費。學術人和學術機構的遊戲,近年來早已成了一個研究的新領域,可惜的是台灣學術人缺乏了做這種研究的膽量,否則更有趣,更有反省作用的材料必將多得要車載斗量。 
因此,中研院院士會議找來總統談政治,找來副秘書長坐大位。許多人都以為怪,其實這何怪之有?學術人不跟政治掛在一起,難道要他們跟老百姓掛嗎?學術和政治掛在一起,乃是天經地義。這次遭到人們放炮,只是掛得美中不足,有點難看而已。但台灣難看的事已那麼多了,中研院的事也就算了吧!

 

    今年的院士會議惹出政治這個插曲,還有另外的紅顏愛情戲,讓一堆老者的集會多了一點談助的話題,這些都可以揭過不提。但另外有個問題卻不得不提,那就是要搞院士這種榮譽制,當然沒甚麼不可以,但台灣有個奇奇怪怪的中研院,廢了吧,將它改成另外一個權責清楚的研究大學,或許才是正途。前幾天我和多位學問不輸院士的非院士聊天,講了一堆內幕,廢除中研院就是共同的結論。

    眾所週知,非民主國家普遍存在的國家全方位學術機構,乃是十八世紀民族國家形成時代做為國家建造一環的產物。演變至今,由於學術的分化,大學的興起,以及社會經濟的改變,其功能早已不再,研究性大學和專業特定研發機構已加以取代。我們的中研院即是這樣一個學又不學,研又不研,但卻又學又研的機構。它早已和「中央最高學術機構」名實不符,唯一的選擇,就是保留榮譽院士制,成為另一個組織。而中研院本身則改制為研究大學,用大學的標準來檢驗,這也可解脫掉中研院身分問題以及學術界對它的不滿與指責。中研院不必在總統府下成為學術黑箱,要在教育和學術體系裡去爭短長。

    中研院甚麼都會的院長即將換成「不懂就是不懂」的翁啟惠,或許,廢止中研院,不當院長當校長的預備工作已可展開了! 
http://kuso.cc/01*y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