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20  中國時報 
陳浩
    這個標題不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我只是引用大江健三郎在一九七零年發表的【沖繩札記】第九章的標題,這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文學說:「我每次寫下『本土』這個詞時,心裡都有一種牴觸感,也會鼓漲起一種異物感。它跟一種有條件的欲望緊密相連,令我無法釋然。『本土』究竟是什麼?」

    大江健三郎的疑問是:「『本土』的日本是什麼?」札記發表後的兩年,一九七二年美軍結束託管將沖繩「歸還」日本。琉球王國曾以中國為宗主國,日本帝國主義併吞了琉球設沖繩縣,甲午戰爭後又取得台灣,對兩地進行「日本化」「近代化」的殖民統治,太平洋戰爭的最後階段,美軍攻佔沖繩,戰況慘烈,沖繩人血流成河,戰後美軍設軍事基地,施行近二十八年的軍事託管,期間沖繩人無身分,蒼涼的悲情,詩人以「孤島苦」名之。在沖繩札記裡,人道主義作大江面對沖繩人的處境反省著日本人權勢主義的態度。 
所謂「本土」一詞,是在沖繩指稱日本,是日本人的發明。因為「日本不容在沖繩稱『日本』的,於是就搜腸刮肚想出『本土』一詞,它就是要把『本土回歸』在這二十幾年中一步一步獲得承認,把真正沖繩的東西一點一點的吸食乾淨。」用今天流行的話說,發明「本土」一詞就是要消滅沖繩的「主體意識」。戰後深切反省日本意識的大江健三郎說,除了曖昧的幻想,「本土」並沒有實體存在,「如果不相信虛像『本土』的人被從正面撼動,那麼我們『本土』人的虛假的安寧就會立即煙消雲散。」

 

    看到這裡頭還沒有暈的讀者,剩下兩種人,一種會猜我大概是要套用大江厭惡「本土」之說,批評台灣的本土論述;另一種剛好相反,認為大江的批判提供台灣主體論述的堅強支點。其實,偶而讀到的「沖繩札記」是一本有清澈反省能力的大師之作,沖繩離台灣如此之近,我們的理解又離它如此之遠,大江寫的是三十六年前的沖繩,映前照後,可供思索之處甚多,他以辯證「本土」語意作為全書壓卷,硬搬是搬不動的,我不免浮想的只是,近年我們在台灣所用的「本土」一詞,又是根據什麼需要「發明」的?本土在哪裡?有這個地方嗎?非本土在哪裡?

    如果本土指的是台灣,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說台灣要說本土呢?「本土」附加的「政權」如果是要相對於「外來政權」,意思是不是說「民進黨政權」相對於「國民黨政權」?為什麼不直接說?李登輝總統當政的十多年國民黨政權是「本土」或「外來」?國民黨政權的「外來」時期是不是結束了?就像南韓直接以「第五共和」名之「某非民主時期」,還是只要外省人血統者要參加選舉一天,就是外來?或者任何不以「台灣獨立」為執政理想的便是「外來」?「本土」是背對於中國?或者只要主張不被中國統一就是「本土」?說大白話為什麼會不夠用?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