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體檢台灣的專業化體育發展政策偏好很簡單,只要繼續把瓊斯盃下半集看完就好。作為重頭戲的男子籃球剛落幕,緊接登場的女子組競賽,觀眾人數立即掉了一半以上,就算是同樣身穿中華隊球衣,一般人的民族主義熱情也不太願意投注在這票娘子軍身上。

同一時間,台灣的木蘭女足正在澳洲參加亞洲盃,首戰以0比2敗給中國。這則新聞小得可以。或許是不敵中國早在意料之中,但不管怎麼講,世界盃男子足球熱潮才剛落幕、陳水扁又立下台灣未來10年要踢進世足32強的重誓,如果連木蘭足球參加亞洲盃都吝於關心,則可以想見台灣的足球氛圍還是走不出冷凍庫。

但弔詭的是,包括台灣在內的亞洲國家,每每在做與歐美「爭雄」的體育強國大夢時,卻往往不願承認其實「爭雌」才更有希望,更有機會撐起半邊天。以球類運動為例,亞洲體育強國中國在男子球類項目最成功的是桌球,但也僅止於此。近來雖然姚明、王郅治等現、退役NBA球員加入中國男籃,且被視為最有夢幻實力的隊伍,但實際上恐怕還是免不了亞洲一條龍、國際一條蟲的宿命。

反觀中國的女桌、女籃、女排、女壘成就皆不下於男子,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台灣亦然,足球沙漠裡的綠洲其實是女足;台灣的女籃更有曾打進世界盃的紀錄;至於棒球這個國球,台灣雖有傲人的傳統,但當開放職業選手參與國際賽後,台灣與他國的距離卻是愈拉愈遠,女子壘球在國際間冒出頭的機率未必較低。

上述現象表露了一個現代化後進國家對體育的複雜愛憎。曾經在19、20世紀飽受帝國主義欺凌的現代化後進國,曾經把女性從勞動、教育等領域裡解放出來視為一個重要的議程。就像參與民國革命的重要女性人物秋瑾一樣,希望走出封建壓迫的中國女性能夠像她那樣地騎馬擊劍、使棒舞槍。是以,體育的現代化與普及化,乃具有打破傳統男女分工與權力關係屈從的進步性。

當然,這個進步性在國家現代化的過程裡有十分複雜的發展。例如統治階級也經常藉由對女子體育的支持來強化民族主義,就像台灣女足總冠上「木蘭」之名,而使得女子體育淪為一種工具性策略。再者,倘若國際體壇的國力評比如今日所見地,明顯往男性傾斜,則國家對女子體育的投資更會迅速縮手,而汲汲於追求「真正的」,同時也是「男性的」競技較量。再加上資本主義健康工業與美體經濟的規訓,則女子體育更是陷入自我卻步的困境。

女子體育所曾允諾的歷史進步性若想要重生,當然不是多組幾支女子球隊,而是嚴肅地思考如何面對、批判父權國家與資本主義這個壓迫性體制,而這才是女子體育與解放的關鍵一步。
【立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