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二六記者會發言稿(二)

李丁讚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教授

 

我們的「聲明」發表後,引起社會廣大的討論與迴響,而且,討論的深度有明顯增加。除了簡單的「喜歡」與「不喜歡」外,我們看到愈來愈多的「說理」與「論證」,讓我們隱約地看到「公民社會」的影子。這是我們最感欣慰的。在這些迴響中,固然有很多支持與鼓勵,但也有不少質疑。其中,對我們的聲明最不放心的地方是,我們似乎想要以「道德」取代「法制」。有人甚至指責我們想要回到傳統的聖賢理想。其實,這是一個很大的誤解。責任政治其實只是在守護道德的底線,其目的則是讓法制能夠順利運作。因此,政治責任是整個法制不可分割的一環。

 

傳統的道德政治,很重視個人的修為,所謂誠意、正心、慎獨等。在這種政治道德下,每個人都要隨時注意自己的每個生活細節,甚至獨處時,更要謹慎戒懼。但民主政治中的責任政治並不重視這些私德。領導人物的言行,只要沒有影響到公共秩序,他/她可以有很大的自由度。這是責任政治不過問的部分。但是,當一個領導人物的言行,引發社會的、公共的不良後果時,責任政治就開始適用了。譬如說,領導人物的言行,引發大眾的懷疑、不信任、厭惡、甚至抵制時,政治秩序必然因之大受影響,這時,領導人物已經沒有足夠的威信來實踐他/她的政策,施政品質必然大受影響,公共福利也因此受到嚴重威脅。在這種情況下,一個負責任的領袖一定會馬上辭職,讓政治秩序能恢復正常運作。

 

因此,責任政治並不是在提倡道德政治。它只是在維護一個最起碼的道德底線。藉著這個底線的維持,讓政治秩序能夠正常運作,讓法律制度可以安穩地獲得實踐。在這個意義下,責任政治是法律的「制度環境」,是整個法律體制得以運轉所不可或缺的一環。因此,我們這次要求陳總統辭職辭職,除了因為親信牽涉貪腐案之外,也因為他本人在SOGO案的前後發言中,有諸多遮掩,甚至有說謊之嫌,引發民眾的懷疑,以及不信任。他對重大政策的宣示也經常反復矛盾,讓大家對國家方向充滿不確定感,在在嚴重影響到政治體制的正常運作。在這種政治文化或政治氛圍下,法制很難獲得實踐。因此,我們雖然同意某些反對我們聲明者所說的,陳總統辭職不能解決問題。但是,我們也認為,陳總統不辭職,很多重大問題都很難解決。所以,我們再度呼籲陳總統為國著想,主動辭職。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