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鴻/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教授(台中市)

數天前一千具簇新的拒馬悄悄運進台北城。雪亮陰森的利刃以及白底紅字「危險勿近」的警示立刻引起各界注目。即便沒打算上廣場的人也都感受得到她的威脅恐嚇。

拒馬整齊堆放著,超酷的立體造型,像件達達手法的藝術作品。她是已進行卻還未完成的部署,她具有未展開而能展開的可能性。她將如何完成部署?她將如何實現可能性?她守候著什麼樣的事件?她預見什麼樣的例外狀態?誰需要她的利刃?她可能被克服嗎?

我們無法貼近她,連鮮都不知如何插。然而我們仍然遐想著她可被塑造的潛在形式,以及可以不一樣的部署。

台北有份量的公共藝術總覺得比其他城市來得少,尤其是經過公眾投入賦予精神以及時代意義的作品。而她,數百噸優質鋼材,將與數十萬民眾共同出現在廣場上,二○○六年秋季台灣的民主運動,是為她賦予新形象的契機。

我們的藝術家們現在就該構想她,許諾她一個撫慰溫柔的未來。實現她是民主運動的責任。未來,我們將可以為她布上鮮花,親近她、依偎她。而且,我們將感受到不只是一般的撫慰溫柔而已,因為至少我們這個世代都將記得她那曾經是利刃的存在。

【2006/08/22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