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立
中國時報95.9.18
 十九世紀俄羅斯著名小說家契訶夫,在他《醋栗》這個短篇中,講了個小氣鬼的故事:

    「從前我們城裡有一個病得快死的商人,臨終前,他叫人端來一碟蜂蜜,把他所有的鈔票和彩票就著蜂蜜一古腦兒吞下肚去,叫誰也得不到。」

 
    這個故事的關鍵並非不肯把鈔票留給下一代或社會,而是吞下肚,以便帶著鈔票進棺材,還得沾著蜂蜜吞下肚,臨死前仍得讓滿足口腹一下。

 

    先別笑這個小氣鬼,我小時候也幹過這種事。班上有個很漂亮的女生叫,叫,叫張美麗好了,她從不肯理我,正好下午剛被王大頭揍了頓,放學時我在廁所牆上寫:「張美麗愛王大頭」,結果搞得第二天張美麗趴在桌上哭,王大頭則到處找人打架。至於我?張美麗依然不理我,王大頭最後還是揍了我。

    眼睛腫著回家,老媽逼問我怎麼回事,我說了之後,老媽給我一巴掌,她說,你怎麼這麼小氣,自己搶不到就不讓別人好過。

    反貪腐倒扁靜坐的發起人是施明德,不是馬英九也不是宋楚瑜,不是胡錦濤也不是張果粒,不料居然還搞得轟轟烈烈,辣妹一堆─對不起,熱情的民眾一堆,這時的阿扁沒有表達關切,沒有走入人群反敗為勝的爭取諒解,反而搞個反制行動,號召各地挺扁民眾北上嗆聲,非搞成藍綠對抗、統獨對決不可。哎,小氣,反正阿扁非把整個台灣為他一家的貪腐背書不可。

    還有個游錫堃在美國說,靜坐前兩天大雨,天佑阿扁。

    阿扁現在對任何不同意見的反應讓我想起《魔戒前傳》裡哈比人畢爾柏和法師甘道夫間的對話,那天畢爾柏吃完早飯站在門口抽菸斗,甘道夫走來,畢爾柏就很客氣的問候說:「Good morning(早安)。」沒想到甘道夫臭著張臉回答:

    「你什麼意思?你是祝我早上安好呢,或不管我好不好,只是說這個早上很好?還是你覺得自己在這個早上很好,或這個早上會很好的發展下去?」

    如果你是畢爾柏,怎麼辦?我保證你會和我一樣,摸摸鼻子走掉,以後隔著五百公尺看到甘道夫就趕緊鑽進路旁的女人內衣店躲開他。

    阿扁不就這樣子,不管是建言、批評,他一概用甘道夫的小心眼方式回應,根本沒辦法和他溝通。偏偏他是總統,我們躲到內衣店也沒用,因為他不進步,我們都得忍受台灣退步。

    今天星期一,一大早我在此問候各位:Goodmorning,你們該不會用鼻孔對著我說:姓張的,你平常老說monday blue ,今天幹嘛早安,你發燒還是把威而鋼當感冒藥,沒事亢什麼奮。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