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18  中國時報
關昕/北縣泰山(教師)

最近,行政院推出「大溫暖計畫」,對象是「部分最低所得組的人口平均所得其實是低於低收入戶,但卻得不到社會補助」、「還有一些原是中產階級戶,但因失業、投資失敗等因素,導致妻離子散、舉債度日…致舉家自殺者,是為新貧戶」,要給予補助。

    每年,校園中都有一些學生繳不起午餐費。低收入戶家庭的學生,由政府補助,不成問題;未能取得低收入戶家庭資格,但實際貧困的學生,為數愈來愈多。後者仰賴學校設法、社會資源、餐商吸收(免費供餐),有時候成了難題。

    日前,報載台北市某公立高中校長指出,該校有貧困學生每天只吃一餐。政績不佳、經濟不振,連首善地區台北市都如此,遑論偏遠弱勢學生?

 

    筆者好奇的是,行政院明知「平均所得低於低收入戶」,為何不補助?「致舉家自殺者」,為何不及時救助?本文首段所述兩種「新貧戶」弱勢家庭,自來就有,難道相關部門從未發現?學生無力繳費、又拿不到低收入戶證明,第一線的導師感受最深;但是,學校能力、資源有限,遠遠比不上政府。新貧戶早就存在,「大溫暖」計畫早就該推動了!「溫暖」遲遲不來,讓多少人苦撐,或撐不下去、走了,政府實在難辭其咎。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