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04  中國時報 
南方朔

 林懷民先生從來就不緘默。他執著藝術但並不冷漠現世,他關懷本土但不會偏狹閉鎖。他常用自己的舞蹈,以寓意的方式,很深刻地述說著「林懷民的政治學」。他最近首演的新作「光.影」,就是這樣一則隱喻,很值得我們細細省思。

    這個新作,說的是人與自己的陰影之糾纏。當人被自己的陰影所俘虜,影子即成了妨礙與扭曲的力量,甚至反客為主,影子牽著正身而亂舞,只有讓這些陰影成為飛灰,人們才有可能走向未來,而不致泥淖中陷溺。林懷民這次用他的作品,提示出了兩個很好的意義參考架構。

    因為,台灣政治在泥淖中翻滾已久矣,似乎永無止境地狡賴、撕裂、拉扯與惡鬥,已讓台灣當權的政治特性變得愈來愈像幫派,是非對錯既無處安身,客觀公道也完全不見蹤影,而整個台灣從行政、經濟到社會,也就在被綁架下跟著一路沉淪。但就在最近,隨著各類弊案的持續發展,以及當權者們那種奇特的反應模式,他們內心裡的那些陰影,其實早已非常清楚地呈現了出來。最近,第一家庭的家庭醫師黃芳彥所透露出來的,他過去曾每天進出官邸,是去檢查食物有沒有被下毒。這是一則值得特別重視的訊息,這個訊息和近年來所有其他訊息串起來,已將當今政治背後的那些陰影,做了最完整的呈現。

 

    如果我們回顧近幾年的政治,當可發現無論做為攻擊之用的愛台賣台「族群牌」,或做為防禦之用的「悲情牌」,在它的語言及思維邏輯裡,其實都隱藏著一種很難被理喻的,將政治簡化為絕對性的恨的關係。於是,面對弊案,遂說是「中國黨欺負台灣人總統」,面對「做美國人阿公」的問題,則有了「統派媒體醜化」這樣的說辭。而由黃芳彥的所謂「下毒說」,所有的過去言行,終於因為有了這個色塊,整個拼圖已出現了全貌。這也就是說,以前無論「族群牌」或「悲情牌」,都不是人們所以為的只是一種策略,而是統治者心中所相信的本質。這是一種極其誇張的病態被迫害妄想。當統治者真的相信龐大的外界都隨時有人要伺機對他下毒,這時候,一種陰鬱的政治風格當然就成了唯一的走向,除了家人親信,他已無可信之人。他懷疑一切,已不可能用對任何一人,他隨時要求別人對他宣示效忠。另外,則是這種病態的猜疑,自然也讓他的一切問題都用陰謀論來看待,政治的客觀合理性已不可能存在。「下毒論」這個新色塊的出現,已讓近年來台灣政治用人的不穩定性,政治上的泛陰謀論,以及在猜疑別人下自己無論做了什麼事情都拒絕承認,而將犯錯認為是別人對他的惡意,更加千方百計要逼迫別人表態支持等荒誕可悲的一面,終於出現了豁然貫通的解釋。病態多疑的君主或統治者,會用自己病態的多疑,來合理化自己對一切眾人的惡意。當統治者的內心有著這樣的陰影,他在自己的扭曲和不快樂時,當然也整個的扭曲了台灣社會。近年來台灣政治上親信人物誇張式的胡作非為,官場上那種誇張式的表態效忠和脅肩逢迎,以及統治者種種不可思議的時空倒錯,它之所以如此,我們終於得到了答案。這種多疑而怕被下毒刺殺的君主,在古代波斯故事裡有過許多先例,它會形成一個絕對封閉的小朝廷。今天的台灣,已讓這一類的故事,又多了一個證明。

    統治者因為心理病態而自我扭曲,進而扭曲他的政黨和整個國家,這當然應予譴責並為之而悲。不過此刻的台灣,人們畢竟還是有著最後的判斷力。自從成串弊案發展迄今,儘管那已被扭曲的政治更加扭曲,但扭曲到最後,它其實已愈來愈成為讓人難以卒睹的荒謬戲,這時候,那種要矯正這種荒謬、並試著將它往客觀、合理,符合常識這個方向拉回來的力量即告出現。施明德率同一批綠色人物的倒扁是一波;李遠哲的公開信是另一波。而演變到最近這一個星期,最讓人正面肯定的,厥為陳水扁的前親信羅文嘉的公開批扁。以及行政院長蘇貞昌在特別費爭議以及高鐵通車典禮等問題上的表態了。他們的表態有人基於選舉或眼前的利益考量,而做出歪曲式的解讀,但無論如何去解讀,我們都不能否認他們的行為背後,那意圖要將民進黨被扭曲的部分,重新轉回到客觀、合理、合乎常識的方向之目的。

    就以陳水扁前親信羅文嘉為例,他在民進黨已被嚴重扭曲的這個時刻,能直接以「說謊」來指控舊主,並要求同志「不是掩蓋問題,也不是碰到問題不解決」,他並自知「不是我背離,我僅是持平地講最基本而淺顯的道理」。由他的這種表白,那種拒絕被繼續扭曲,拒絕繼續在扭曲中集體護短的心情已見現。

    再以蘇貞昌最近的表現為例,他在行政院院會上對國務機要費與特別費的談話,雖然企圖為兩費問題解套,但明言人皆知,他的話並不必然可讓陳水扁得益,但至少已先讓馬英九解除了特別費的道德負擔,這種道理蘇貞昌不可能不知道,而他卻寧願說出如此不符民進黨保皇派期望的談話,這其實已顯露出他那種不願在扭曲中惡鬥的特性,這和他不支持玩弄虛假奉迎的高鐵通車典禮遊戲一樣,都是客觀、合理,回歸人民常識判斷的表現。

    因此,儘管隨著北高兩市選舉的逼近,民進黨被集體扭曲的那個部分,已更加扭曲地胡扯硬拗,也更加不擇手段地抹黑對手。但民進黨並不全然都那麼地自甘沉淪,蘇與羅這樣的人,所代表的即是民進黨內並不反智,意圖將被扭曲的扭回去的最後護衛力量。只有在民進黨不扭曲自己中繼續扭曲別人時,民進黨才可能有希望。

    由黃芳彥的「下毒論」,我們終於找到了當政者自我扭曲的最後源頭;對近年來那詭譎得幾乎完全喪失客觀理性,也讓人們看得瞠目結舌的政治表現,也因此有了更清楚的解釋。那是民進黨之病,病從心裡開始,蘇與羅的表現,但願能成為炸毀民進黨這種病態陰影的動力,只有拒絕扭曲,尊重人民的智商,一切回到客觀合理的層次,民進黨才可避免一沉到底啊!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