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行經鄉間,廟口膨風的年齡層已降低;地下道遊民及街頭乞討的人增多。夜晚走過公園,流浪漢圍繞四周,有眼神呆滯的孤獨坐著,有兩三人圍成一圈,或一群人喝著廉價的米酒,言不及義的談天說地,活在各自的世界。

公園裡有水有電,是免費方便的居所;同樣遭遇的人,彼此相互慰藉,他們早被社會遺忘;髒亂的衣服和臭氣的身軀,人人避之唯恐不及。這貧窮落後的現象,是曾經號稱「台灣錢淹腳目」的國家嗎?我們有炫耀世界最高的一○一大樓,也有到處流竄的遊民,真是一大諷刺。

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去年家庭收入平均最高和最低的差距,首度超過五十倍,創下歷史新高。均富不可得,貧富差距兩極化更形嚴重,我終於認清了現實,莫怪治安不好、詐騙橫行,家庭悲劇層出不窮。

天寒冷峭,遊民將覓地避冬;尋常百姓「儉腸耐肚」,不敢亂花錢。金字塔頂端的高所得家庭,依然穿皮草、戴名表、坐名車,豪門晚宴不斷,古代「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景象,重現自由民主的寶島台灣。

六年多來,陳總統說了十幾次的「拚經濟」,受益者除了第一家庭和大財團外,不知都拚到哪裡去了?配合獨派在世台會高喊「台灣國」,拚政治喊爽之後,民生問題依舊,經濟已難振興,如今媳婦將生產,還要不要再喊一次「拚經濟」呢?

今年是暖冬,人民沒有溫暖的感受,看著櫥窗的高檔產品,反而興起絲絲涼意,天氣不夠冷,景氣冷,心中更冷。

【2006/12/04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