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鯨向海

斯文詩男與游泳詩男,相約在咖啡店見面。

斯文詩男注意到游泳詩男隱隱露出山稜線的大塊胸肌,不無羨
慕地問:「你雖然擁有傲人的體格,在詩裡,卻很少出現胸肌
的意象,那是什麼緣故?」游泳詩男說:「並非只有胸肌雄偉
的男人才有資格談論胸肌好嗎。斯湯達爾不是說過,並不是一
個在拿破崙的部隊中充任過戰士的人,就能去寫滑鐵盧戰史!
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認為優美的乳房比較適合寫詩。
」斯文詩男說:「這是集體潛意識嗎?大多數詩歌,總是一面
倒地歌詠乳房;卻很難找到一首有胸肌出現的好詩。是因為以
詩歌頌自己的胸肌是不道德的?反猛男情結?還是詩人們大多
沒有胸肌只有啤酒肚?」他們都笑了。

游泳詩男接著說:「其實我並非不注意自己的身體。青春期開
始,我每日在鏡子前觀看身體變化,如同閱讀一首隱晦的長詩
。先是性器迅速增大,然後竄出毛髮,喉嚨的低沉風箱開啟,
直到最後猛然出現了胸肌,終於看到了一個男人的結局。」斯
文詩男說:「但你的結局是那麼好,在溫泉裡,在軍營,我們
都見過像你這種男人,聳立的胸肌與胸膛裡的男子氣概相互呼
應,自然形成暴烈的陽剛力量,簡直已經到達電影《金剛》那
種猛獸境界……」游泳詩男笑著說:「喂喂,你現在著迷的到
底是詩是人還是獸啊?你的詩倒是充滿了各種男子肉體的陽剛
意象,豈止胸肌而已。這樣另類的風格,會不會有人懷疑你是
同志啊?」斯文詩男說:「哈,搞不好喔。不過我覺得我們的
文化,的確是使我們明明很在意自己的身體,卻又不敢直說;
連在最前衛的詩裡面書寫自己或他人雄性的身體,都會被認為
是不尋常的。詩就是靈魂的健身房吧,我就是在詩裡不斷鍛鍊
胸肌的詩猛男啊。」游泳詩男說:「我當然不是那種把自己的
胸肌當成唯一樂園,充滿情結的肉體猛男;不過歷代不少男詩
人們樂於捧握乳房不放,更甚於自己靈魂的胸肌的傳統,的確
也使我的詩觀受到了影響。」斯文詩男:「現在倒是十分期待
女詩人的大反撲,除了力圖糾正過去男性狹窄視野的女性身體
偏見,他們想必更想開創女性視野的男性身體意象吧。」


自由副刊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