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貞/親民黨籍市議員(台南市)

民國八十三年,高雄市發生九二五暴力事件,新黨人士與支持者的合法集會演講,被民進黨市議員參選人及支持者打出了血,也打出了「中國豬,滾回去」的「名」言。很榮幸我是當年南台灣第一位新黨市議員;也很不幸的,我無法不對號入座,當天晚上,我站在演講台上,被一個硬物打中額頭、打碎眼鏡、鼻梁出血入院。

十二年後,我仍然聽到這樣一句改良過後的話語,似乎不帶髒字,卻更為令人心寒,更為挑釁、更為散播仇恨!那是由曾貴為中華民國最高行政長官,現在執政的民進黨黨主席游錫堃口中,指稱施明德發起的倒扁反貪腐運動,是「中國人在欺侮台灣人」!

好荒謬的想起來,當年我被那一群可憐暴民打倒在地上時,我落籍的台南市有一位民進黨立委叫施明德,當時民進黨主席也叫施明德。我忘了當年黨主席施明德有沒有公開道歉。然而,十二年後,我的家人朋友都樂意追隨他反貪腐救台灣的倒扁運動。

我要不顧選票,大膽講出我要講的話:為什麼我不能自由自在的承認我是中國人?為什麼我承認了我是中國人,就有人認定我不只不愛台灣,還會出賣台灣?我要問,就算台灣真的獨立建國了,仍然認為自己還是中國人,但選擇留在台灣這個好地方的鄉親父老,就要被趕走,或被懷疑、被羞辱嗎?

我也要告訴你,我當然也是台灣人。我生在這兒,長在這兒,誰敢剝奪我生來就是台灣人的權利?就算我的父母是外省人,我也說自己是外省第二代,我仍然歡喜快樂的講我們台灣人的未來,一點兒也不衝突,一點兒也不矛盾。是誰希望衝突、矛盾?只有永遠為選票算計的政客罷了。

在保守的台南府城,我一屆一屆的連任市議員,有人以為我有眷村支持,稍一瞭解,才知道每一屆都有國民黨眷村屬性的黃復興黨部提名人當選,至於我憑什麼當選?不是因為外省人選外省人,而是因為成熟的民主,可以跨越省籍、跨越地域,如同「反貪腐」早就跨越了年齡、籍貫、以及所謂南北差異的界線一樣。

最後,我可不可以很勇敢的大聲說:我是在台灣落地生根的中國人,我是蔣經國先生說的新台灣人。誰不讓我享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誰就是踐踏民主!我是新台灣人也是新中國人,我致力貢獻一己之力,希望與各政黨朋友,共同創造政治清明、人與人之間拿掉仇恨、相互關懷包容的台灣!

想想真的很悲哀,生在這、長在這,世界走了那麼多地方,仍是念著沾我先生的光,入住在台南的宿舍。用膝蓋想也知道,一如兩千三百萬鄉親,有誰白癡傻瓜會不愛自己的家鄉。有些民進黨的朋友,卻硬生生的設計著愛台灣、不愛台灣的圈套,在狹隘的族群政治中,謀取己身的利得。

看看游錫堃主席的發言,證諸十二年前的那些想藉族群政治冒出頭、及被煽動的可憐小市民,打出來的九二五暴力事件,所用的幾乎相同的語言,民進黨十二年來依然在族群政治中打轉、沉淪!甚至想要繼續依賴族群政治,來掩飾貪腐的政黨高據總統府,才是台灣人最大的悲哀!

【2006/09/27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