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3  中國時報 
馬躍.比吼/北縣淡水(邦乍人,紀錄片工作者)

 

    趙剛教授日前投書指出,執政黨游主席「華裔台灣人」的說法是福佬人罕見地承認自己也是外來移民的時刻,應該當作新正名運動的肇端,將「台灣人」名詞還給原住民,然後為所有移民來的民族加上細緻分類。

    身為邦乍人(漢人對我們錯誤的稱呼是「阿美族」),我歡迎游主席自稱是「華裔台灣人」。因為在長期「台灣人」與「中國人」的爭論中,我常常覺得奇怪,我既不是「中國人」,也不屬於那群講福佬話的「台灣人」,兩邊討論的明明是我的祖先留給我的這塊土地,為什麼我卻沒有置喙的餘地呢?「華裔台灣人」這個新名詞打敗了許久前的「新台灣人」,鬆開了緊箍在「台灣人」這三個字上的魔咒。今後「台灣人」、「台灣話」不再是福佬人的專利,非福佬族群都獲得使用「台灣人」這三個字的權力,可以破除「大陸人、大陸妹、外省人、外勞、外籍新娘」等污名,可以創造我是「○○台灣人」的新名字。

    筆者贊成趙教授的大部分意見,但有一點難以接受,那就是趙教授建議把「台灣人」這名詞還給原住民。雖然「台灣」出自西拉雅人的古部落名,但「台灣人」這三個字已高度福佬化,情感上我無法接受這個名詞,我只願稱自己是邦乍人,我猜想其他族人也難以接受用原本敵人的自稱來稱呼自己。我們有自己的名字:邦乍人、布農人、泰雅人、排灣人等等。我們的名字歷經荷蘭人、明朝、清朝、日本、國民黨政府和民進黨政府都不應改變,如果需要一個集合名詞,請稱呼我們「第一民族」。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