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09  中國時報 
李明璁

「今天,台北市民已經透過投票作了決定,我誠摯地希望所有人,共同接受和尊重這項決定…對進步的團隊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選舉已經落幕,讓我們儘快地恢復平靜,在這個城市不同的角落、不同個崗位,繼續為這個偉大城市的進步一起努力!」

    那是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五日,我赴英留學剛滿兩個月。不知道誰還記得當時阿扁這段落選感言,我倒是印象深刻。巧的是,那個午後劍橋竟緩緩降下初雪,四周因此變得平和寂靜。真沒想到,生平第一次見識雪景是在如此時刻。我永遠記得,自己不顧零下低溫打開窗戶,臉頰上溫熱眼淚和著綿綿細雪,隨風而散。

    隔天和指導教授碰面,我將這段落選感言譯給他聽,他沈坐沙發裡悠悠地說:「Mr. Chenis like a “beautiful loser”」(陳先生就像是個「美麗的失敗者」)。「呵!是李歐納.科恩(Leonard Cohen)的書名啊!」我應和著,並笑了出來。雖然當時我只聽過但尚未讀過那本經典之作,而我也知道那篇感人文字其實並非出自阿扁親筆,但無論如何,像「美麗失敗者」這樣的浪漫稱謂,放在那個時空裡還是讓人感到一股欣慰,以及些許重生力氣。

 

    不過,後來的發展,證明了過於天真浪漫的其實是我們而非阿扁。落選的陳市長,只是個一時權衡委身成「美麗失敗者」的機會主義者,終究他還是扭轉了頹勢而成其大位。如今,他面臨各方責難的姿態早已不復優雅,儘管仍處權勢之位但卻大失人心。然而,相對的,就連與之嗆聲的施明德先生,竟也隱約就要步其後塵:從理想實踐漸成顧影自憐,從曾經美麗的失敗中,慾求一種扭曲的勝利。

    坦白說,即便昔日敗德的指控言之鑿鑿,我至今仍認為施先生瀟灑獨行的從政風格,是台灣派系主義與媚俗政治下的某種珍貴對抗。不管是自願或被迫從民進黨權力核心退下,這幾年來施先生其實也算是個「美麗失敗者」。他始終堅持某些基本理念,而不同於若干心向中國市場、並極力向藍營靠攏的前綠營人士。而就像八年前我們認同著扁的「美麗失敗者」形象,施不也憑藉著如此「一無所有但卻堅持夢想」的樸素情懷,召喚著人民起身相隨。

    只可惜,媒體極盡浮誇的吹捧,似乎沖昏了這位美麗失敗者原有的聰明腦袋。經歷了幾次嘉年華式的成功動員,施先生似乎開始慾望起自己能反敗為勝、名留青史甚或重返政治大位的可能性(儘管,他總是訴諸悲情地說這將是其「人生最後一戰」)。也就是說,此刻的他已不再甘於做個美麗失敗者,他和阿扁一樣,都知道各自有著龐大民氣可用,都不「尬意輸ㄟ感覺」了。結果,他也開始使用起自己原來宣稱不屑的那些「民粹動員修辭」、情緒性的攻擊、以及污名化他人的話語,其日漸易怒透露了他的日漸自大。

    在這樣由權力慾望與自戀情結構成政客心智及行為的時刻,請原諒我很沒用地懷念起,那個反對運動遭受打壓、挫敗如家常便飯的年代,那個擁有許多「美麗失敗者」、頹圮但又透露著光亮的年代。我不敢期待如今這些滿腦子要贏的政治人物,能閱讀或聆聽一下像李歐納.科恩所描繪那種雖失意卻自在的聲音。至少,在明日喧囂過後,我真心建議他們抽空去看看,一部紀錄前美國副總統高爾在敗選後淡出政壇、投入草根環保運動的電影。然後試著問問自己:我寧願當個醜陋的勝利者,或者,美麗的失敗者?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