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電影五十周年慶祝餐會、晚會,已於七日、八日熱鬧登場,可是台語片歷史的傳承晚會,所謂「代代相傳」,卻忘了歷史,忘了最辛苦的台語片開拓者,忘了許多真正犧牲奉獻者,真正的卓越貢獻者未得獎,真正的藝術成就者也未得獎。

比起去年北京主辦的中國電影一百年的晚會、紀念會、座談會……尊重歷史人物、尊重傳承做法,我們差太多了,台灣真是一個沒有歷史的國家嗎?

在台語片歷史上貢獻最大的人,無疑是桃園林搏秋,撥十甲土地,興建遠東最大設備最好片廠,在一千多部台語片中,甚至在六十年代前所有國語片中,唯一被香港影評人選入中國電影百年的百部佳作中的只有林搏秋導演的台語片《錯戀》。

林搏秋對台灣電影的貢獻是無人可比的,雖然他已過世,但是他還有後人,為什麼不給他獎,請他子女代表到場領獎,北京對已故有功於中國電影者,都請他們遺族到場接受表揚,以光前人遺德。為台語片犧牲性命的拓荒者白克,台語片先驅陳澄三、何基明、邵羅輝等等,他們都有後代,為何不請他們到場,以先人為榮,代表接受表揚,給現在影人好榜樣。

尤其台語片第一代影后小艷秋,在一九五八台語片金馬獎中,以最高票當選影后,在這次慶祝會中,無論傳單、海報、節目,連一個名字都沒有,難怪她拒絕出席,作無語的抗議。

兩次台語片影展都獲最佳導演獎的張英,也是台語片史上不可抹滅的功臣,台語片的兒童片、間諜片、童話片、動畫片都是他首開風氣,為何未請他到場,他的妻子白虹是台語片最出色的「天字第一號」的中國女間諜,不比學外國人的○○七重要嗎?為何未提?

最令人遺憾的是台語片唯一女導演陳文敏,當時包括在上海中國影壇,女導演也只有陳文敏一人,這次慶典中居然沒有提到她。台語片唯一女編劇王滿嬌雖以影星身分參加晚會,但她不只是唯一女編劇,還是唯一得台語片金馬獎最佳編劇獎的編劇,為何未給予表揚。在頒獎的項目中,台語片金馬獎的女演員小雪、小艷秋、白蘭、洪明麗,都應該得到表揚反被遺漏。

紀念台語片歷史五十周年,有遺漏難免,但不能漏這麼多。

【2006/11/10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