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報/龔鵬程】

中國作家協會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及中國文學藝術家聯合會第八次代表大會,本周在北京聯合舉行,對台灣,邀了黃春明、詹澈、施善繼、曾健民和我來當特邀嘉賓。我上次已來過,此番再來,仍然深有感觸。

 

相較上次,這回少了些儀式性的活動,例如全體人員與黨政領導合照這類沿襲自當年「領袖接見」的陋習,今年就省了。不過也許另有其他形式,我不曉得。但政府對文學與文學家的重視,不應表明在握手、照相及「表示親切的問候」上,而應體現在政策施為上,乃是十分顯然的事。

 

政策上,目前大陸政府對文學當然也不能說不重視。我在會上,看見黨政部門各主要負責人幾乎全員到齊,這就是台灣不可能有的盛況。據胡錦濤在會上的說法,黨對作協及作家也有許多期望,希望作家能弘揚主旋律、促進社會主義文明發展,特別是要對中國之偉大復興做出貢獻云云。

 

這些宏偉壯觀的辭彙,到底是什麼涵義,我不甚明白,因而也就不太了解現今作家真正的使命為何。再說,作家或許確應肩負若干任務,如戰士般捨生忘死地去完成上級交付之命令。但筆桿子往往不比槍桿子那麼容易駕馭。作家聽見的號令,有時來自他靈魂的某一特殊地域,而不來自政府或政黨。這就難辦了。過去每次召開文代會,輒為此大動干戈,掀起整風或運動,如今幸而平靜矣,往後若能再少談點使命,就更好了。

 

作協這些年,因社會條件改變,威望及組織力大不如前。但文藝體制改革,看來也非毫無成效,此次組織兩三千人的大會,就是明證。此外,自2002年起,每年出資支持中華文學基金會及作家出版社遴選出版青年作家叢書;2003年起,作家出版集團正式掛牌,擁有十二家文學報紙、刊物、出版社和六家文化公司;又派出八十一個代表團去訪問了廿多國家。這都顯示了它仍然甚具活力。不過,胡錦濤講得很明白:作協乃是「黨領導下的人民團體」。這樣的定位,倒令人為其命運添了些憂慮。

 

在黨及組織如此關懷下的文學發展,自然也是令人好奇的。

 

例如「主旋律」目前是促進和諧社會,那麼,尖銳批判、揭發社會黑暗,如魯迅那般,是否會違背主旋律呢?組織作家深入社會實踐,在「南水北調」「三峽工程」「青藏鐵路」「西氣東輸」這幾項重大建設上去采風、去體驗生活,當然也是大大的好事,可是我們好像就從來沒讀過經此組織形式去寫出來的作品有批評、質疑這些工程的。凡此等等,對文學發展到底好不好,我也頗為疑惑吶!

 

【2006/11/12 民生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