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9  中國時報
神農/台南市

日前到某財團醫院,在電梯門口,無意間聽到一名婦女講電話:「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位醫生是出名的兇,我不敢問啦!」惶惶聲音,透露內心的無助。我的心情隨之一顫,想不到醫病平等的今天,還有病患這麼「怕」醫生。只因怕被醫生兇,婦人把疑問隱忍,如果因此影響疾病治療與照護,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病患是最大輸家。

    長久以來,傳統價值觀把醫生塑造如神般的既敬且畏,大家認定醫生最聰明,他的專業權威神聖而不容侵犯。因此,很多民眾有相同經驗,看病時,萬一「不小心」問了一些「蠢」問題,學問大脾氣大的醫師,可能會當場展現權威的訓斥:「是你醫師還是我醫師!」讓你瞬間啞口無言,覺得自己真的很「笨」。那是唯我獨尊的年代,醫師風光飽滿,威信赫赫。

    曾幾何時,全民健保實施,台灣的醫療生態隨之改觀。健保局政策一籮筐,綁手捆腳,醫生有很深的無力感。大醫院醫生是受雇者,財團老闆訂出「行動綱領」,開藥要賺頭,門診要限縮,病患抱怨,荷包縮水;小診所醫生既怕病人被大醫院搶走,又擔憂看太多點值滑落。醫生不快樂,就不會給病人好臉色。

 

    胡市長夫人車禍重傷令人難過,卻讓我們看到人性的芬芳,也感受到「杏林春暖」。院長和主治醫生主動面對鏡頭,鉅細靡遺的報告分析病情,醫病之間的距離似乎拉近了。但芸芸眾生,貧富貴賤各有命,每個人不可能都是「邵曉玲」,但是遍佈在台灣不同角落的醫護人員,卻可以做到像邵曉玲的醫療團隊那樣「視病猶親」。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