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2  中國時報 
張鐵志

原本並不知道哈瓦那是一個擁有這麼多西班牙殖民時期遺跡的古城,或者即使知道,也沒想像到此城的建築如此壯觀華麗。直到我親自走訪此地。

    哈瓦那的古城區有點像布拉格,但是還不那麼商業化,觀光人潮也沒有像布拉格那麼洶湧。當然,這裡的街景也沒有如布拉格像是主題樂園般的光鮮。

    此地更多的是破敗。在觀光中心的古城區以外,那些同樣古老而美麗的建築,不是少了屋頂就是斷了柱子,宛如是崩塌中的廢墟。哈瓦那政府從一九八○年代開始大幅翻修這些房子,但財力畢竟有限。在這些乍看之下以為多年無人居住的古老住宅中,老人在門口乘涼,年輕人在街上唱著歌。

 

    人們自在地居住在這個傾頹的華麗中。

    此時,載我們在哈瓦那街頭閒逛的司機伊凡正好說,古巴必須要改變。什麼要改變?他說,思想與觀念要改變。

    伊凡一個月收入將近七百披索--這比大部分教授和工程師都高,但是他們家庭生活還是很困苦。每個月的電費就占去他收入的一半,而政府配給的食物根本就不夠吃。所以大家都希望掙點外快,到政府配給以外的自由市場去買。

    這是我的另一個無知。我原本知道的是,相對於大部分拉丁美洲國家、大部分共產主義國家,甚至大部分開發中國家,古巴擁有非常好的醫療水準和教育水平,甚至派出醫生協助其他拉美國家。

    是的,這不正是卡斯楚革命給人們的美麗允諾?他要承繼十八世紀末拉丁美洲反殖民鬥爭英雄波力瓦(Bolivar)的火炬,要把長期被殖民者壓迫、被美國扶持獨裁者所宰制的古巴人民所拯救出來,要還給人民一個更公平正義、有生活尊嚴的社會。

    然而,這個政治夢想並沒有真的實現。

    政治上是對基本人權和公民自由的嚴重限制;社會主義革命英雄卡斯楚卻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獨裁者。生活上,人們可以吃的飽,但吃不好。基本工資和配給物品無法滿足他們對生活的期待。在冷戰時期,由於蘇聯的援助,才得以讓古巴維持經濟不墜。蘇聯瓦解後的前幾年,古巴陷入經濟危機,開始引入小規模的市場經濟,並擴大開放外國人來觀光。現在觀光業已經超過糖業,是古巴經濟最大來源。

    但即使在利潤較多的觀光業工作,老實的伊凡還是對他的生活深深不滿。他希望有一天可以回去從事他的工程師專長,而不用為了賺外國人的錢而來作司機。他沒有批評卡斯楚,但他確實深深懷疑他們所實行的制度。

    人類的政治史始終在光明與黑暗的陰影中交錯著。革命者/改革者推翻了一個獨裁體制,承諾給人民更好的夢想,但人們很快就會發現夢想與現實的距離如此之遠。正如這場古巴革命所承諾的政治烏托邦,竟宛如這個城市那些豐盛卻崩塌中的古老建築們,只是一座傾頹中的華麗。

    只是,夢想雖然會傾頹,但人類對於在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間,一個理想體制的摸索,還是不會停止的。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