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問題日趨複雜,社工幾乎也變成職場弱勢了。

我曾經為一個貧窮單親家庭的國小男生需要多加關注,拜訪距離僅數十公尺遠的當地里長,請他協助經常就近去看看孩子,跟家長打個招呼講兩句話表達關心。里長太太卻不耐煩的說:「這種事也要找我們喔?」後來里長家仍然沒有理會那個病弱的父親和四個孩子…

我的生活經驗是:經過多年的改進,網路的便利,都會地區,特別是台北市政府及各行政中心、市議員等角色,與民眾的互動往往是頻繁而有效,里長已經沒有多少功能,里民對投票選舉也不熱中。而社工工作過度繁重,很多社會角落沒辦法顧及,市政府應該要求里長、里幹事分擔一些這方面的任務。

【2007/01/18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