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2007.01.19 
觀念平台:雜種的焦慮
王宏仁

    西方帝國主義的時代,殖民者通常會設定嚴格的種族界線,以維持優越/上流白種人的形象。但是在日常生活的各項活動裡,卻又必須跟一群「尚未文明開化」的人接觸,因此很苦惱種族界線的跨越。

    例如馬來西亞的英國人,為了創造維護白人高尚優雅形象,不准母國的工人來殖民地開火車、白人護士不准幫病人清洗身體,以避免白人與馬來人有所接觸。但是在家庭裡頭,白人殖民者必須聘僱許多當地傭人、雜役來維持居家的乾淨整齊,又誰來照顧白人小孩呢?高貴夫人是不會幫小孩洗澡把尿的,殖民官員也不會自己開車的。令白人殖民者更難堪的則是跨種族的通婚或性關係(特別是白人女性與當地男性),這樣的跨種族關係所生下來的小孩,算什麼?

    面對此情境,白人殖民者採用兩種策略來化解其難堪。一種方式是宣稱白人跟當地女性的交往並非是基於真愛,只是因地制宜解決男性的生理需求而已,當這群白人男性回到其母國時,「他們將會發現,原來真愛是在白人女性身上」。第二種方式則以「科學的醫療」方式來保持種族區隔,例如要證明混血兒是否為跟白種男人所生,必須取得醫師的證明才能在法律上被承認具有白種人血統。

    進入到二十一世紀的台灣,竟然也面對著相同的苦惱焦慮。台灣人一方面要維持台灣優秀/上流人種的形象,但卻又不得不跟「不文明」的東南亞人接觸,不僅必須雇用大量東南亞看護照顧小孩老人,甚至還出現大量跨種族的通婚、性關係。怎麼辦?台灣政府與社會的反應,跟帝國主義白人殖民者也相去不遠。

    最近內政部委託學者進行人口政策白皮書研究時,明白指示「排除藍領外勞」在「移民政策」的研究範圍,因為他們不能也不准成為台灣人;就業服務法把家務勞動移工禁錮在特定的家庭空間、禁止在勞動市場流動,防止高階台灣人勞動市場被滲透;海外仲介訓練中心將女看護工性別中性化,以免勾引男雇主而跨越那條種族界線。

    此外,社會普遍相信「仲介的跨國婚姻,怎麼可能有真愛呢?」因此跨國婚姻的境外面談需「嚴格把關」,讓想娶越南新娘的台灣老公等待半年,且拒絕率高達四分之一,以澆熄他們被慾望沖昏頭的想法。

    這些措施讓我們明白,原來真愛只存在於台灣人之間,婚友社、媒人婆所仲介的台灣伴侶、提供年輕人配對的線上交友、楊振寧與他的小龍女才會有真愛,但是花三十萬元去跨國相親的底層人士婚姻,則是不可能有真愛的。此外,透過「科學的」醫療鑑定,新移民女性的子女被認為發展遲緩、學習能力不佳,降低台灣的人口素質,成為未來社會的隱憂。

    台灣官員或社會所喊的多元文化平等口號,放在私密身體/家務勞動脈絡中檢視,立刻破功。是否將來有一天我們會宣稱,東南亞移工或新移民女性從不曾幫台灣老人或小孩洗過澡,以維持種族純淨的想像?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