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長贊不贊成使用成語,是屬於個人主張。不過部長自言其反對使用成語的理由為:我是胡適的信徒,胡適文存中的八不主義,其中一個就是不用典、不用成語。這是代替前人發言,強把自己的話塞給別人。

民國五年十月胡適給陳獨秀信,信中說欲言文學革命,須從八事入手,八事者何?一曰不用典;隔年一月,胡適有「文學改良芻議」一文,內容針對八事有詳細說明,(次年發表「建設的文學革命論」一文將「八事」修正為「八不主義」,其精神意義是一致的)。八不之中,乍看標題可能與成語使用有關係的是「務去爛調套語」與「不用典」兩條。細看胡適的說明,所謂的「爛調套語」指的是像「寒窗」、「春閨」、「玉樓」等詞彙,這與現今大家所謂的成語並不相同。

而胡適在「不用典」的項下則是分「典」為廣狹二義,廣義的「典」不在胡適的反對範圍之中,而廣義之典的第二種正是「成語」。胡適清楚的寫著:「成語者,合字成辭,別為意義。其習見之句,通行已久,不妨用之。然今日若能另鑄『成語』,亦無不可。『舍本逐末』等皆屬此類。此非『典』也,乃日用之字耳。」

杜部長原是研究中國上古史的中研院院士,學者立論、主張皆應有據,尤其不能無中生有、厚誣前人。既然胡適不能榮膺反對成語者的第一名,就只好請放言「用成語是國文教育的失敗」的杜部長為消除成語打第一仗,立第一功吧!

【2007/01/26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