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周美惠/台北報導】

「不成為政治的恐怖分子,我變成了藝術的恐怖分子!」走過亂倫、精神崩潰、婚變等人生逆流的妮基曾說。藉由帶批判性的藝術,她讓藝術化為死亡與復活的神幕、釋放出自身的暴力,恐怖因而昇華。

一九三○年,妮基生於法國,她父親出身銀行世家,在一九二九年的經濟大蕭條時破產。二次大戰期間,妮基與家人移居美國,她才華洋溢,卻是個問題學生,曾多次遭退學。

少女妮基貌美如明星,她一度擔任模特兒,還曾經擔任「Life」雜誌的封面女郎。十八歲時,她跟大她一歲的音樂家哈利私奔、第二年結婚。廿三歲那年,她因精神嚴重崩潰,住進尼斯一家療養院。妮基去世前八年(一九九四年),人們才從她的自傳中獲知,她曾在十二歲時遭親生父親性侵!

五○年代末期,妮基開始蒐集刀子、釘子、刮鬍刀等具傷害性的物件創作「集合藝術」,試圖從生命的創傷中釋放自我。六○年代初期,妮基開始進行「射擊」系列。

一九六五年起,妮基開始發展肥美壯碩的女體「娜娜」系列,省思傳統社會賦予女性的生育者、母親、女巫與妓女等社會角色。第二年,她為斯德哥爾摩現代美術館創作一座巨型的臥姿娜娜「HON」(她),讓觀眾從她兩腿間進出,此一驚世駭俗之舉曾引起極大爭議。

【2007/02/07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