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他說:「恭喜你考上第一志願,哥哥的第一志願是建國中學,你的第一志願是木柵高工,所以你的天資不輸哥哥…」

我育有二兒,兩人相差一歲半,個性卻迥異,老大說話、動作慢吞吞,唯一有效率的是讀書,從小到大過關斬將,不用父母操心。老二卻恰好相反,生活起居獨立,但讀書呢?只要為娘的不在一旁監督,寫三個字可以用掉三個小時,一點都不誇張;但他天性樂觀,至今鮮少能讓他煩惱的,從小就不斷為家人帶來歡樂。

考60分我得感謝? 他拿同學來墊底

老二上幼稚園時,曾教過哥哥的小老師有天來電抱怨:「您家二公子從來不寫功課,請您督促他一下。」他爸爸回答:「抱歉,我的孩子到幼稚園是去玩的,不是去寫功課的。」老師聽了無語。學齡前,爸爸和他的共同理念是「上學如遊戲」。

到了讀小一,有一天他滿臉燦爛的衝入家門,大叫:「媽!我考九十二分,進步實在太多了。」因他上次考八十八分。過幾天,小考的成績滑落到七十六分,他說:「哎呀,退步不多啦。」

另有一次分數恰好六十分,我心驚肉跳的問:「弟弟啊,這次怎麼考得這麼差?」他無辜的回答:「還有人比我更慘。」喔,難不成我還得感謝他不比別人差?

小三時,有一個充滿愛心的張老師,堅信「頑石一定點頭」,放學時總不辭辛勞的帶他回家調教,不但提供免費晚餐,外加藥膳,兩年下來,只見他由「瘦皮猴」蛻變為「小胖子」,體重直逼五十五大關,而他小學入學時才十九公斤呢。張老師因此感嘆:「教了他兩年,唯一有成就的是他的體重。」

第一志願離家近? 他開心矇混過關

不過,對這樣的結果,老二似乎非常不滿意,有一陣子,「胖」字居然成為家人交談的禁忌,面對他的肥胖,我們只能以擔憂的眼光,低聲討好的說:「弟弟,你好『油』喔(嗚……有比較好聽嗎?)。」他對我們的尊重顯然頗為滿意,因為直到今天,他仍然「圓圓潤潤」的。

讀國中時,當同學面對茫茫未來而努力衝刺時,他卻早早立下「第一志願離家最近的木柵高工」的志向,自在玩了三年。結果,推甄時第一志願當然落空了,他才開始有一點緊張,似乎用功了一會兒,聯招時竟然矇上木柵高工。

當他滿臉笑容,要求我為他填寫學籍資料時,我對他說:「恭喜你考上第一志願,哥哥的第一志願是建國中學,你的第一志願是木柵高工,你們都上了第一志願,所以你的天資不輸哥哥。」霎時,他的神情如孔雀開屏般的燦爛,心甘情願的做了三天家事。

他高中三年,因為家遷往永和,所以享受了三年的爸爸「溫馨接送情」,建立了父子的革命情感。爸爸包容他大多數時間書包裡只用來裝飯盒和兩三本漫畫書,高中三年「感覺」沒有大、小考。

大學不是他的夢? 黑手學徒圓了夢

時間匆匆過去,大學從來不是他的夢;畢業後,他不事生產,在家裡乖乖待了一年後,革命感情的爸爸曉以大義,要他體諒家境日漸困窘,請他到高雄舅舅的工廠當「黑手」學徒,以學一技之長養活自己。

舅媽卻一度存疑:「北部來的肥潤哥兒,能吃這種苦嗎?」

沒想到,他硬撐了一年,事後語帶驕傲的告訴我:「媽,剛去的兩個禮拜,每天站八個小時,天氣熱,工作單調,真做不下去呢。」我只能安慰他:「弟弟,沒想到你這麼能吃苦,好了不起。」哈!馬屁拍得精準,就是他撐下去的動力。

接著,讓大家跌破眼鏡的是,他工作之餘,自修考上一家私立四技學校。我暗嘆:「四年的學費,不知將拗斷幾根肋骨。」他卻高興的歡呼:「四年後,我就是大學畢業生囉。」聽了這話,為了避免他的樂觀浪費我白花的銀子,我心驚膽戰的說:「弟弟,你可不能混了,要認真讀書。」他說:「媽,做了一年苦工後,我可不敢不用功讀書了。」看來,革命感情的老爸苦肉計成功了。

四年後,他果然順利畢業了。等待服役時,他的責任是綵衣娛親,從年邁的婆婆每天開心的笑容中,就知道他「實在太……成功了」。想到目前正在服役的老二,我不禁想告訴他:「弟弟,你真是咱家的驕傲。」

【2007/02/09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