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2007.01.29 
貧窮背後的圖像
張翠容

    每一趟旅程,都是一種學習,但這也得視乎你抱有怎麼樣態度,是尋幽探秘、獵奇一番?還是作出選取性的觀察,以求印證自己偏頗的刻板印象。

    最近,閱讀了《中國時報》有關古巴專欄評論和專題報導,由於我也曾到過古巴採訪,這自然吸引我的注意。遺憾地在報導裡似乎看到一種通病,一種從自以文明高度觀照發展國家一種不自覺的傲慢,作者自許身負揭開古巴神秘面紗的任務,但古巴如何神秘?把面紗揭開之後,卻不外乎是獨裁統治、打壓人權、扼殺自由等老掉牙的論調,然後再驚訝於古巴的破落、貧窮,好奇他們在二十一世紀還要分配糧食,哀嘆他們雖吃得飽,但吃不好……。

    最令我困惑的,就是還要站在道德的高位,指責左派盲目擁抱卡斯楚,並苦苦思量社會主義中計劃經濟的局限。

    可是,貫穿整個系列,幾位作者似乎未能面對美國對古巴的封鎖和經濟制裁,以及這等政策對古巴社會所造成的衝擊與扭曲,我提出這一點,不表示我是一個瘋狂反美人士,而是這的確是一個重要的事實,這個事實正正解答了為什麼古巴不分配糧食不行,經濟不計劃也不行,人們能夠吃得飽已比其他拉美地方進步,還要求吃得好,只不過反映作者在富裕世界生活得太久而產生的無知與天真。

    要知道,美國對古巴的經濟封鎖,是近代史上一次最嚴峻長久的制裁,聯合國在去年十一月作出第五次的遣責,指這是殘酷與非理性的,而歐盟亦早要求解除封鎖,讓古巴得以進行應有的改革。

    布希政府不但沒有理會,數月前更成立專責小組加強制裁力度,除規限古巴裔美國人回鄉探親每三年不得超過四十日,每日不得費五十美元,當然也不能匯款接擠古巴親友,如有違規者,所面對的刑罰是監禁十年與罰款一百萬美元,而有關刑罰更擴展至所有試圖踏足古巴的美國公民和美國公司及旅行社,外國公司也不能倖免。例如輸入美國的外國麵包要證明裡頭沒有一顆古巴黃糖,又或外國汽車不可有古巴一口螺絲,早前荷蘭加勒比海銀行,便由於與古巴有貿易關係而給列入美國黑名單。明顯地,制裁政策已從雙邊涉及到多邊關係。

    美國與古巴只是一海之隔,革命前的古巴出口美國與入口美國貨品,佔總貿易額高達百分之六十至七十之間,革命後不久,即面對封鎖政策,對古巴所造成的震盪不言而喻,這迫使古巴投向蘇聯的經援,蘇聯倒台後,經濟再次進入嚴冬,不得不另尋出路。

    此外,制裁亦扼殺了科研、社會、文化的交流。去年有一百名美國科研人員便給美國政府阻擋前往哈瓦那進行國際學術交流,而古巴衛生部部長去年亦受阻前赴美國參與聯合國屬下的泛美衛生組織會議,在此相信台灣人身同感受吧!

    這同時亦波及到古巴的文化產業,例如Salsa是古巴於五十年代在紐約流行音樂品牌,制裁後便無法進一步發展,作曲家自此未能獲得版權稅,如今Salsa真正的根源亦湮沒在制裁的後遺症中。

    當然,美國的封鎖政策不能就成為我們漠視古巴人權狀況的藉口,一如美國不能以古巴違反他們的民主人權標準,就肆意對古巴人民進行集體性懲罰。在歐美的左派圈子裡,早已對上述兩者不時作出抗議聲音,指出打擊美國右翼政權企圖利用古巴異見分子顛覆古巴的最佳辦法,就是改變現行的高壓政策,建立適合古巴的一套開放制度,吸納與尊重異見聲音。其實,在這方面,古巴近年已在漸漸轉變之中。

    但,作為觀察者,我們無需忙著用放大鏡,單單看到卡斯楚的獨裁和社會主義陋習的一面,卻無視在獨裁、破落與貧窮背後一個更大的圖像,這使我不期然想到戰前的伊拉克,當布希政府全速開動宣傳機器,把所有「壞事」都算在獨裁者海珊身上,以合理化戰爭的時候,有誰敢說海珊沒有大殺傷力武器?可是,我們所追求的,是事實,不是「政治正確」。

    (作者為香港新聞工作者)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