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童文龍/公(北縣永和)】 2007.02.27 02:02 am


民國五十年代,世居萬里靈泉寺旁窮鄉僻壤的山中歲月,童年心中最怕的是上學途中,必經一外省仔人家,竹籬深院;他們操著聽不懂的口音,講著和家裡不一樣的話,後來才知道,他們講的是所謂國語。

那時長輩告知,經過外省仔厝時要特別小心,這在自己小小心靈深處竟不知不覺烙下對外省仔的不良印象,外省仔竟在我的童年中披上了神秘的外衣。

直到上了國中,不知甚麼緣故,家父請託那個我們口稱的外省仔的小孩,讓我到他家,免費義務指導我數學、英文,就這樣功課不知不覺進步了,也奠定了日後求學的基礎。雖然時隔四十多年,但那外省仔子與本省仔子第一次接觸的情景仍歷歷在目,一直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尊姓大名呢!

童年時候不知怎樣和外省仔相處,也不知道他們的想法是什麼。直到退伍後服公職,才有機會認識並結交外省仔朋友,當然他們並不是小時想像中那麼神秘可怕了。其實不管本省人外省人,貴在真誠相待。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接下來就是立法委員、總統選舉,執政黨預計要好好炒作慶祝一整年。誠然,二二八事件影響台灣深遠,但現今在朝當權者,那一個是身歷其境的當事人呢?

其實六十年後的今天,大多數人日常生活中,並未明顯感受到外省人和本省人的隔閡,奈何選舉一到,在少數政治人物鼓動煽惑下,卻又會挑起莫名敵意,但有沒有從歷史經驗中學到教訓,沒有幾個人關心。

【2007/02/27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