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金傳春/台大公衛學院教授(台北市)】 2007.03.09 02:24 am


二月九日歷史學者佛斯特女士出任哈佛大學首任女校長。由於前任校長桑莫斯曾不慎談及女性在數理科學領域能力有限,而引起該校女教授譁然大肆抨擊,校方只好成立了一個「女性教授的工作組」,改進女教授進用、薪資與升等制度,所以有人笑稱若沒有當時桑莫斯的戲言,哈佛大學還得多等幾年才會有一位女性校長。

事實上,海峽兩岸三地女性在小學、中學與大學常常名列前茅,然而到研究所,尤其是博士及博士學位之後的機會,即與男性差別拉距愈來愈大。令人不解的是為何往往同樣的能力與才華,亞洲女性的機會往往遠較男性為少?

簡單來看,喜與世無爭、企圖心不強及對大使命較沒什麼興趣,加上環境及制度的局限,所以一連串折扣打下來,機會就微乎其微。近幾年,歐美的作法是經由學術團體與大學環境裡,特別重視培養女性人才,讓他們在年輕時得到鼓勵,期望未來即使出了校門,也減少「裹足不前」的心理障礙。

我國近年的女性主管雖已大幅提升,但和中國大陸相比,仍相去甚遠;再加上台灣因受日本文化的影響甚大,女性的社會地位一直不受重視,唯有在家中孩兒數降低時,女性人才培育才始自家庭起而受重視,未來較妥當的做法是自學校教育找到不同男女學生的優點,喚醒年輕人特別珍惜上天賜與的稟賦,鼓勵他們意志堅定地堅持理想,長期努力執著下去,才能對社會有更大的貢獻。

台灣要趕上美國著名大學的女性人才培育還有很長的路待努力,教育部相關首長更是要多費心才是。

【2007/03/09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