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editorland.chinatimes.com/HJB/archive/2007/03/14/3337.html

Posted on 2007-03-14 00:47 黃哲斌 閱讀(5032) 迴響(0)
【前言】三月十三日,台北捷運局限定樂生療養院拆遷的最後期限,大約五十位患有俗稱「痲瘋病」的阿公阿媽,為著他們居住的權利,堅持不走。政治人物早已放棄他們,技術官僚出賣他們,媒體報導也少得可憐,只剩下一群學生與部落客,在你我看不到的地方奮鬥著,從他們的熱情挖掘裡,我們反而發現更多真相,至少更多更接近的真相。

據說,班雅明希望寫一本「全部用他人引言串起來的書」,我思索再三,試圖以最近部落格裡搶救樂生的文章段落,構建出樂生拆遷事件的重點,你要說是「網摘」或「懶人包」也可以。以下每一個字,都是部落客們的集體心血,各段段末大都附上連結,強烈建議你都點進去看看,你會發現十倍、百倍的觀點與論據。

如果你好奇、關心我們的捷運,如何破壞一段歷史,破壞一群老人的孤涼晚年;如果你質疑「拆掉中正紀念堂圍牆為何如此之重,拆掉被認為有資格列入世界人類文化資產的『樂生療養院』為何如此之輕」,希望這篇共同創作的主筆文章,給你一個尋找答案的起點。

樂生療養院位於新莊與桃園龜山交界之迴龍地區,建成於1930年,是全台「第一間」亦是至今唯一一間專門收治韓森病患之公立特殊醫院。日治時期,總督府以 「集中營」方式強制隔離了千餘個痲瘋病人。

戰後藥物發明,雖然解除強制隔離,然而許多人卻因社會污名與重建資源不足,無家可歸,不得已繼續以樂生院為家,在社會的邊緣處建立了獨一無二、自給自足的痲瘋村。目前居住在院區內共有三百一十多位院民,平均年齡七十四歲,大家齊心將樂生院經營成結合「環境療養」、「社區照護」、「現代醫療資源」與「病患互助自主」的老人安養模範村。

這片美麗的土地與人性化的家園,卻被規劃為捷運新莊機廠而計畫在今年全部剷除,所有院民都將被強制搬遷至新建醫療大樓。(以上三段)

後方另有民國三十六年年立的石碑「以院作家 大德曰生」,從前的政府強迫他們以院作家,而到了今日卻又不准樂生向來以院為家的住民「以院作家」。(以上一段)

被聯合國文化資產委員會列為世界人類文化資產的「樂生療養院」…日前台北市捷運局正式行文,限令樂生院於 3月 13日前搬遷完畢,否則將由台北縣政府派員於 30天內強制搬遷。(以上一段)

新莊市如同大多數臺北市的衛星都市一樣,已經過度地開發,想在捷運新莊線上找到一塊夠大的基地當做維修場與駐車場,實在很不容易,這也就是當初捷運局挑上樂生療養院的原因之一,因為樂生療養院就在新莊線上,而且基地面積夠大,能夠容納所有的機房。

目前的捷運工程已經完成初步的整地,樂生療養院有一半的院區(包括醫療職員宿舍、台南舍、五雲舍等)已在2002年遭到拆除,也就是說,該開挖的部份已經先挖了,捷運機場勢必在樂生院區旁繼續開挖,一切都已經無法轉圜,差別只在還要再開挖多少面積的土地。(以上兩段)

而縣府提出的40%方案實與原案差異不大,因待拆除的60%就是整個樂生中心地帶、亦為主要的居民住所。原本,上周六民間抗議活動即是欲揭發此事實,明明在2004年就由行政院委託台大劉可強老師重新規劃就可見契機,然馬英九、周錫瑋刻意忽略的,並且因為時間拖延,導至全民的損失更大。

6月11日暫定最後一日古蹟,街頭出現七百人支持樂生,之後,文建會亦曾召集古蹟審議委員會,當初參與的委員李乾朗、吳泉源(清大社會系系主任)、林會承(台北藝術大學建築與古蹟研究所所長)等人,僅是審查文化局是否有介入審查古蹟而已,沒有結論,亦無擔當。 (以上兩段)

中原大學建築系教授喻肇青教授告訴你,政府刻意不告訴你有90%的更好方案,還把問題推向樂生,隱瞞公共資訊:(以上一段)

文建會於95年9月委託英國欣陸公司評估的樂生全區保存新方案已於96年1月出爐,將可以保留90%的院區建築,而且相較於目前捷運局將執行的41.6% 保留案,工程費用甚至可以更低僅增加2.5億、工程延後4個月。不過這個90%保留案,在台北縣政府、捷運局、行政院共同聯手刻意忽視打壓下,完全沒有公開討論即遭棄置。(以上一段)

爭議點在於:相關搶救單位以及文建會都支持另外幾個可以保留90%院區的方案,方案的可行性也經過欣陸公司的專業評估,但一開始以「專業上不可能保留」推託的政府相關單位,到現在也已經不想要再研究任何專業意見,他們就只想要趕快把機廠蓋起來。

如果你開始接觸樂生案,你就會漸漸地發現:怠惰的政治家同樣會讓權力產生獨裁暴力的效果,官僚體制的推諉卸責、隱藏資訊,會自動讓一些人與另外一些人陷入囚犯的兩難之中。(以上兩段)

因為政府不願意面對90%的解決方案,壟斷資訊,媒體也不做深入報導,只在乎拍攝衝突畫面,使得各位熱心的朋友,必須學習閱讀工程設計圖,以擬定因應對策。政府因為他的錯誤政策,督促人民必須學習更多專業,以玆對抗,這是人民的幸、還是不幸?(以上一段)

不論各家電視新聞媒體與報紙皆以呈現學生抗議現場的衝突畫面為新聞重點,忽略整個樂生歷史脈絡、以及事件說明,這種刻意誇大衝突、忽略事件脈絡說明的新聞處理手法,只會加深社會對立與衝突。(以上一段)

而當衝突的鏡頭播完了之後,今天去抗議的原因呢? 這個事件來龍去脈的追蹤呢? 各方團體的立場和角力呢?未來事態可能發展的走向呢?管他的,進下一則政治人物參選登記的新聞吧。(以上一段)

但是,帶著自己的詮釋與別人爭吵,樂生院民人權仍然無法得到保障。甚至,政府與各級單位就是透過拖延、忽視與黑箱作業的策略,讓具有專業與尊重人權的聲音無法得到重視,讓地方民眾跟院民與社團產生根本不必要的對立。樂生療養院文化資產的保存與捷運和機廠的興建早已有替代方案。地方與中央的政治人物卻不願意以共存共榮的態度思考決策。歷屆總統、歷屆台北縣長、歷屆台北市捷運局長、歷屆文建會主委、歷屆行政院長,都身涉其中,也都不願意認真思考全區保存。(以上一段)

就在媒體們大力報導「小雯的奇蹟」之同時,另一群也曾發起串連的部落客們,正在以其微弱的關注度、捍衛著樂生的人權。但是,這個活動似乎註定失敗,不僅報導少之又少、部落客們的大聲疾呼和現場影像紀錄,也未能喚起更多的注目。(以上一段)

一面牆或一棟建築所承載的意義絕非只是鋼筋水泥或磚窯瓦礫,可以是威權的象徵,也可以是情感的托負;可以是共同的文化記憶,也可以是經濟發展的絆腳石。退一步來看,這些衝突且多元複雜的面向,不就是民主社會最可貴的差異,只是,我們面對爭議與衝突方法,難道只是有權力的人說了就算?(以上一段)

老實說,樂生保存下來的機會微乎其微。當官僚與政治力量結盟的時候,幾乎是無堅不摧的。這些阿公阿媽幾乎是用已經無力的拳頭在抵禦著摧毀的力量,一個橫跨藍綠政治版圖的政治經濟勢力。樂生之所以特殊是因為他剛好尷尬的站在利益的最前線,一個所有人都不會注意的中心點。而他又恰如其分的濃縮了台灣社會運動的縮影:過多過雜的參與者,醫療、人權、規劃、文史保存、社工團體都曾經在裡面進出,卻又存在因為彼此立場不同導致的路線價值爭端,甚至最後內部開始分裂,提不出一個訴求,乃至於與整個新莊社區脫節,讓國家機器的力量滲透分化…甚至成了新莊捷運未能通車的箭靶。

在樂生這個地方,向佛祖祈禱是沒用的。樂生過去是一個地獄,保佑他們的就是先一步離開的靈魂。我多麼期盼被供奉在靈骨塔裡的那些靈魂能引領方向。這些來自日本、原住民、中國各省、台灣住民的靈魂,能讓這些倖存的阿公阿嬤得到最後的那麼一點點自尊。不是用三萬塊錢新台幣買來的那種,是生存的那種。(以上兩段)

親身看到阿公阿媽在樂生院的生活,聽到他們如何被關進來的故事,還有看到那棟號稱現代化的新大樓--像是醫院病房一樣,也像監牢一樣的建築物。但是,阿公阿媽並不是病人,他們只是被關起來而已,但他們也不是囚犯,卻無故失去自由。因為對醫學的不瞭解,對疾病的恐懼,對人權的不尊重。(以上一段)

不管從人權或是人道的角度,漢生病患都需要一個翻轉、使正義呈現的機會。但是捷運新莊線卻成了阻擋、甚至進一步壓迫的暴力。從古蹟保留的角度,樂生療養院建於1930年,迄今已有77年的歷史,當古蹟面對建設時,必須更為深刻的考慮並存的可能性。(以上一段)

這幾天民進黨政府…當面臨人民陳情抗議時,竟然不斷在採取一切過往我們的敵人 ─ 國民黨的惡質手段,抗議就逮,就把所有抗議者往山裡丟,更離譜的,就連絕食的權利都被剝奪,然後完全沒有依據任何法令,就強迫絕食者離開現場,然後痛毆一頓。(以上一段)

社會大眾也沒有從政府虛構的開發/保存零合賽局中脫身,樂生院就此化為幾百萬立方公尺,用來購買選票與政商利益的砂石塵土;或許還沾上幾滴黑褐色的血跡。(以上一段)

能說什麼?人民掉了滿地淚水,政客只關心「你要投給誰?」(以上一段)

【後記】本篇《網路主筆室》執筆者並非黃哲斌,而是樂生院人間寫實、Blue JOE Photo Diary、benla、nooorman、郭安家、豬小草、小柯、克爾特札記、PipperL、ancorena、工頭堅、How、阿潑、董福興、蘇憩、廢業青年、Munch等十七人,若有引用錯誤、斷章取義之處,概由本人負責;所有資料與討論的深度,歸功於他們幾位。

若以上諸位不同意我轉載引用,煩請於左上角「我要留言」處留言,並留下郵址(不會公開露出),我會儘快刪除並致歉。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