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李所思/文化工作者(台北市)】 2007.03.19 04:10 am


台灣一直號稱悲情,自怨是不正常國家,到處被國際打成「黑眼圈」,但連蔡明亮也來參一腳,實在是咎由自取。

蔡明亮的電影,坦白說,很難看,很難受,許多變態的亂倫口交。但它成了「國王的新衣」,沒人敢說羞羞了。

這又與台灣整體價值的崩解有關,連國家意識都在破毀,那別說社會倫理了。

「黑眼圈」的廣告手法可以發動媒體配合,政府公權力還要削足適履,實在值得一談。

首先,蔡明亮來自馬來西亞,這是部馬來西亞的片子,裏面也無中文對話。馬來西亞先是禁演,蔡明亮自動剪去了五段,才被獲准播映。

在台灣,這部片子一審列限,二審也列限。所有的片子也都是二審就決定,所有的片商也無異議,但蔡明亮的「藝術片」,從「天邊一朵雲」到「黑眼圈」,都可以提「非常上訴」。

他可以找到女老師們寫連署信、到不被准許看限級片的校園去發送被禁海報,然後倒過頭來說,高中生都要看我的片,為何不能列「輔導級」?還說新聞局扼殺藝術,簡直是「國恥」。他「要審到過為止」。

果真,新聞局在被罵「簡直是瘋了」後,竟也乖乖破例協調成「輔導級」了。

會鬧的小孩沒有錯,錯的是那被打了個「黑眼圈」還給糖的父母。但看看那幾千億呆賬大戶,看看那些財務及工程黑洞,小小的「黑眼圈」算什麼?

不妨帶你的小孩去看「黑眼圈」,反正電影院也不當分級制一回事。

【2007/03/19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