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

更新日期:2007-03-13 記者:李紀珠

讓原住民孩子都有營養午餐可以吃,一年僅需要四億元的預算;讓所有孩子能夠安心受教,一年預算不過數十億元。但七家負淨值銀行,每拖一年,國庫就要多花一百九十三億元。

三月初,兩個報紙頭版頭條新聞,讓人怵目驚心!
一是豪門世家的醜聞:力霸王又曾家族因掏空了七百三十一億元被起訴了;另一個是無助人民的悲歌:台東地區有八成以上的國中生,付不出註冊費。
兩新聞報導對象天差地別,卻指向同一個問題:政府無能。
金管會若有能的話,怎麼會讓王又曾持續掏空,耗費國庫鉅資去填補黑洞?政府如果不是因為虛擲了以百億、千億元計算的公帑?又怎麼會因沒有足夠預算,讓偏遠地區、弱勢居民的小孩,為了屈屈的數百元、數千元,就被剝奪了受國民義務教育的機會?
可以這樣說,正因政府無能,權貴無所忌憚的掠奪;正因政府的無能,弱勢族群的孩子們,連基本受教權都被剝奪。這些孩子們可以因為擁有知識,有了流動、翻身的機會。現在,卻可能成為「M型社會」更惡化的犧牲者。
M型社會本就是「知識經濟」時代不可迴避的嚴峻課題,負責的政府無不用盡心思謀取對策。反觀台灣政府的政策,卻是M型社會惡化的「推手」。
弱勢階層本就是經濟惡化受傷最重的階層,這非理論,是實務。台灣在二○○一年已有活生生的經驗,以主計處的五等分收入統計來看,那年,台灣經濟首次發生負二‧一%衰退,優勢的第一等分收入仍是亮麗正成長,最劣勢的第五等分,則衰退了負一○%以上;這些年以來,台灣低收入戶,有案可查的,每年平均增加了四千多戶,M型社會惡化已不證自明。
根據統計,讓所有的原住民孩子,都有營養午餐可以吃,一年僅需要四億元的預算;讓所有的孩子能夠安心受教,一年所需的預算,不過數十億元。但政府卻將有限的公共資源,寧可錯用與誤用!
中華銀行等七家淨值為負的銀行,政府遲遲不願積極處理,據統計,七家負淨值銀行,每拖一年,國庫就要多花一百九十三億元。一家銀行至少要有一百億元資產,這些銀行早就負債累累,政府卻「以拖待變」,口稱「輔導」他們度過危機,公帑不斷投入,卻不願面對:七家銀行真能回到百億以上的正資產嗎?
出了事,政府更「自欺欺人」。國際金融慣例以及銀行法第六十二條與六十四條,都很清楚:銀行發生倒閉,有存款保險機制下,祇補貼存戶,不能補貼銀行之間的拆帳與債務。政府卻說,不補貼這些債權銀行的話,會「貽笑國際」,兩千多億的RTC,半數的一千億都用在「非存款負債」了,這種公共資源的錯置,才是真正的「貽笑國際」。
面對M型社會惡化趨勢,政府該做的是處理體質有問題的銀行,不能再拖了,這樣才能止血,才能移出公共資金,讓弱勢的孩子享有基本的受教權,讓他們有社會階級流動的機會。一味為優勢權貴思考,忽視弱勢族群權益,台灣M型社會的惡化,其實,本質是「人禍」,因政府無能所致,並非是世界經濟趨勢導致的「天災」!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