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陳智菡/研究生(台北市)】 2007.03.20 03:26 am


劍潭捷運站附近一女大學生的嘶喊,劃破了夜空,也戳破台灣假釋制度的虛偽荒謬。

一個犯案累累的林世煌加上一名同夥,有計畫地在台北縣市尋找落單的夜歸女子下手性侵。他滿滿的前科紀錄令人怵目驚心,在假釋期間仍不斷犯案,甚至在社會上正因捷運性侵案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再伸魔爪。我們不禁要問,這樣一個常業性慣犯,是如何逃過司法的制裁,縱虎歸山?

台灣的假釋制度之寬鬆,令人咋舌;陳進興是一例、林世煌是一例。假釋的條件之一,應是在確認矯治的成效後,才予以縱放,同時還必須嚴格追蹤其行蹤,一來確保罪犯的生活步入常軌、二來也才能保障人民生命財產之安全。但反觀台灣,法官不敢用刑、假釋條件寬鬆、罪犯出獄後,國家也未能提供充分的就業輔導與社會的支持,根本無法真正阻斷出獄人再犯罪之動機。如此一來,犯罪率非但無從降低,妳我的身邊,反而有更多的狼群貼身流竄。

猶記得當我還是高中生時,在一次放學回家的途中,遇到一名騎機車的男子向我問路,我熱心和他比手畫腳好幾分鐘、指出方向。不料,當我轉身離去時,他竟騎車從我身邊加速經過,回報我的是一陣上下其手…

我還記得,那時的我已經心思紊亂,頭腦彷若遭受重擊的一片空白。我淚如雨下,身體不斷發抖;快到家時我稍稍放心,但卻看到那惡狼停車在巷口,朝我大吼一聲:「小姐,對不起喔!」多麼囂張!

我急奔回家,鎖上門,但我感覺不到安全,我的身體還是不聽使喚的不停顫抖…

十年前那不到一分鐘的暴力,不曾褪去。從輔大到政大,在學期間分別發生了「輔大之狼」與「政大之狼」等事件。那段時間只要晚上獨自在校園行走,內心總是惴惴不安。事實上,直至今日,每當有機車在我身旁呼嘯而過,我都會不寒而慄。我不敢想像,「她」,在這樣一個天使墜落的城市,如何重生?

政府給了我們什麼?給了一堆口號、給了我們「大溫暖」計畫?溫暖?這些口號遠離了我們真實的生活,變成一種口頭的遊戲。

許多人談人權、談文明、談人類的進化;但若司法對罪犯的寬容與縱放,是所謂進步文明的象徵,那麼在我看來,台灣的進步乃至於人權或是所謂文明,其實也不過是人類價值稜鏡內的假象。在這裡,文明的善是虛偽的善;文明之甜美的糖衣裡,埋藏著絞殺生命的毒藥。

治亂世需用重典,請立法破除這無止境的暴力的循環,別讓台灣的女兒在暗夜裡不停驚恐地顫抖。

【2007/03/20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