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6  中國時報
簡啟洵/北市
 日前拜讀貴版〈但見理工笑,哪聞人文哭〉投書,深有同感。台灣社會長期偏重理工忽視人文的結果,影響不只是教育層面與人力供需失衡,甚至影響國家競爭力。

    之前中研院公布十五位新科院士名單,人文組新院士只選出三人,所占比例最低,當時,院士許倬雲憂心地表示,只重視科學輕人文的結果,將會出現越來越多「科技野蠻人」。如同文中提到的時下年輕人國語文程度不佳、欠缺教養,都反映了這種現象。

    施振榮先生著名的「微笑曲線」理論,主張台灣企業應往微笑曲線兩端、附加價值較高的「行銷」和「研發」發展,不能死守在利潤越來越低的曲線底部「製造」這一塊。台灣的經濟發展面臨瓶頸與轉型,要擺脫低利潤的代工製造,朝高附加價值的品牌、設計邁進,人文方面的人才培育就顯得格外重要;再看看政府喊得震天價響的「創意文化產業」「數位產業」,都是科技與人文的結合,這是世界發展的潮流,絕非純粹理工思維就能解決的課題。

 

    愛因斯坦除了在科學上建立卓越成就,其人文涵養也為人津津樂道,更是小提琴高手;管理學巨擘彼得杜拉克平時涉獵各種書籍,他不看商管叢書,反倒喜歡從其他領域的著作尋找靈感,據說莎士比亞的戲劇帶給他不少管理學啟示。即使在高科技界,許多高階經理人如張忠謀,在專業背景外,也是圍棋橋牌高手,並培養閱讀的習慣,這些人文素養的訓練,亦是幫他們建立科技王國的原因啊!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