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commendation (4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民生報社評】

行政院經建會在經濟永續發展會議前,公布了最新的台灣人口推計報告初稿,顯示兩年前推估民國110年才會發生的人口零成長現象,將會提前到民國107年屆臨。老人比例持續攀高,新生人口卻不再成長,將使人口結構失衡更形惡化,衍生更多難以解決的社會與經濟問題,實在不能不令人為我們的未來憂心!

台灣人口結構失衡的速度太快,全世界少見。這種現象,主要導因於新生人口逐年遞減得太快,而年輕一代少子化、有偶率降低和遲婚都是重要因素;就現況而言,這些因素顯然又和台灣近年來政局動亂不安、社會彌漫無奈與消極的氣氛、經濟環境每況愈下有關。在這種氛圍中,多少年輕人還有生養下一代的勇氣?

更不幸的是,除了經建會不時發布人口結構警訊,內政部曾提出一些設法提高生育率的餿主意外,政府似乎並不在意這個問題,至少不曾看過有誰認真檢討,並拿出可行的解決方案。人口問題到最後雖然會影響國家與社會的存亡,但在目前,由於它和選票、權力或個人利益關連太少,以致得不到應有的關注。

當一個社會的人口呈現倒金字塔結構時,勞動人口的生產不敷非勞動人口的需求,現行福利、保險、醫療及退休制度等都將遭到強烈衝擊,政府財政更形困難,受害更大的是目前兢兢業業的勞動人口。屆時,養育下一代成為更艱難的工作,多數人必須終身工作才能糊口;算算時間,能不從現在就開始未雨綢繆嗎?

面對少子化的社會趨勢,日本政府已經設置了部級的專屬機構,專責處理可能衍生的亂象並規畫因應措施。但在台灣,除了經建會的警訊外,政府拿出過什麼具體的對策呢?問題的關鍵是,政治亂象何時才能紓解,政府何時才能關注與民眾更切身相關的議題?

【2006/11/06 民生報】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時報 2006.10.27
紀大偉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10.18  中國時報
南方朔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經濟日報社論】

最近外國趨勢大師在媒體上發出驚人之論:未來的社會將是富者愈富,而窮者愈窮;就台灣而言,八成的中產階級會落入下層社會。聽在目前薪資不斷縮水、找工作愈來愈困難,而貧富差距則愈來愈懸殊的台灣中產階級耳中,格外令人膽戰心驚。

的確,根據主計處的統計,去年以「五等分位」衡量的所得分配指標,可支配所得最高的1/5家庭與最低的1/5家庭,所得差距達6.04倍,與六年前的5.5倍相比,顯著惡化。考其原因,高所得家庭平均每戶收入上升,但所得較低的六成家庭收入均減少,尤其是最低的一組較六年前大降9%。至於這1/5家庭收入大減,根源之一就是,其中半數以上家庭戶長無職業,比六年前更惡化8.3%,而且即使有工作,薪資收入也較前大降近兩成。

以這樣的趨勢繼續發展下去,不但窮者將愈窮,那些所得正好在中間的所謂中產階級景況也日益淒慘,落入下層社會的可能性自將與日俱增;那一天台灣落得跟超級窮國孟加拉同日而語,又有誰敢說絕無可能?

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宣布得主之後,各國媒體皆報導如常,唯獨台灣各大媒體紛紛大篇幅報導,回應無比熱烈。對孟加拉的尤努斯得到和平獎,國人如此矚目,相信兔死狐悲,物傷其類,是重要原因;許多日漸貧窮,眼前所見盡是一片黯淡的台灣人民不禁質疑,台灣可會有像尤努斯這樣的經濟學者兼銀行家,畢生不遺餘力要拉窮人出泥淖?

如何讓台灣的窮人或日益貧窮的人擺脫厄運而置諸衽席之上,可分兩個層次討論。

首先,是誰將過去半個世紀得天獨厚,坐享從落後國家直升已開發國家的經濟奇蹟的幸運兒,忽然打入冷宮,要面對窮者益窮,中產階級落入下層社會的命運?若干被意識形態俘虜的政客與媒體有一個簡單的答案:都是積極開放兩岸經貿互動惹的禍。根據他們的邏輯,就是大批企業家爭先恐後赴對岸投資,讓台灣資金失血、投資衰退,才會造成本地勞工求職無門、薪資縮水;就是大批廉價大陸商品跨海而來,打擊本土產業,才會讓企業經營失色、銷路受挫、無力投資、減產裁員。因此,只要主政者勇敢地關起國門、嚴禁企業跨海投資、嚴格把關不讓大陸產品輸入,我們就可以關起門來重溫經濟奇蹟的舊夢、保障國內無數受雇者薪資上升、工作穩定。

這些井底之蛙卻未見到,20年來全球總人數高達50億以上的落後國家紛紛覺醒,競相以其用之不竭的廉價勞工結合先進國家的資本、技術、經營能力,生產出不計其數的廉價製品銷往全世界,中國大陸只不過是其中一部分而已。當我們鎖國自保,不但斬斷了台灣企業家、專業人士、投資者利用此一世紀大利基獲利發展的機會,也讓高價的本土企業面對低價的跨國產品步步退縮,自毀長城。正是大批企業不堪潮水一般湧來的強勢競爭而慘遭淘汰,以及大批才智之士、經營資金如潮外流,台灣的經濟實力才一日衰於一日,工作機會一日少似一日,困守國內的中下層社會也才會深陷困境,無以自拔。

其次,在我們這個社會未見像尤努斯那樣大仁大勇之人,與台灣目前數百萬人投入大宗教團體勇於行善的大環境,形成了極端強烈的對比。我們相信,聰明才智在尤努斯之上、慷慨輸將也遠有過之者,在台灣比比皆是。只是欠缺尤努斯的眼光與氣魄,誤以為施捨與救濟就是最大的功德,施粥施衣即可扶窮救弱。我們的宗教家渾然不知,尤努斯面對乞丐時拒絕施捨,卻以極有限的資金引導他們走上自力更生的正途,才是對抗貧窮的根本之道。

了然於此,台灣其實比孟加拉更有機會救度我們的中產階級與貧窮家庭。對前者而言,要那些政客放棄只問選票不問國家、只計意識不計眾生的心態,睜開雙眼,認清全球大勢所趨,放台灣與台灣人民一條生路,則日暮途窮的台灣會忽然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財源將滾滾而來,為台灣人民開出一個新局面。

但對無數已身陷貧窮困境者,除了讓台灣重現生機之外,每一個一心度人的宗教團體都應深思尤努斯的榜樣,將無數善款與義工的智慧一轉而為替窮人開出生路的及時援手,引導他們找到自己的立足點與鐵飯碗,人民才能安居樂業、永脫苦海。

【2006/10/17 經濟日報】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rom : http://www.wretch.cc/blog/TAIDS&article_id=5400745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報/王順民/文化大學社福系教授(北縣新店)】

報載,收容愛滋病患的中途之家被判決要搬離原來社區,事實上,從愛滋、精神官能與心智障礙這些非我族類,總是遭到不同形式的排擠;各種不同案例的背後不單只是「排擠愛滋」與「歧視殘障」的道德性指稱,還有社會性包容的機會教育以及建構專業的服務網絡。

基本上,事件的兩造對簿公堂,即便最後可以藉由司法而獲致某種的結局,但包括愛滋、身障團體的進駐,對照於街坊居民的抵制,卻也違背了社區融合的目的,造成多輸的下場。

與其凸顯應否接納生理弱勢的族群同胞,倒不如回到最根本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社會是否提供了一個「對所有弱勢族群友善」的社會情境?誠然,當髒、老、病、呆、醜等等的弱勢族群,依舊還是處於一種社會性排除的人身困境時,不要說外界將他們視為洪水猛獸,他們本身也會因為該種歧視的社會性標籤,造成了弱勢族群自我的社會性隔絕。

何以高達近百萬的殘障同胞及其家庭親人,不願意或是不敢走出陰霾傷痛,顯然,這種來自於主流族群的偏差標籤,背後實則涉及權利行使與社會行動,這才是這些層出不窮案例的癥結所在,更直接地說,「排擠愛滋」或「歧視殘障」不該是一種原罪歸咎,更無關乎個別的道德層次,所該譴責的是社會本身的假道德、偽道德與不道德,這是因為個人的偏見往往反映出來的是社會集體的謬誤。

總之,如何卸除表相性的道德意涵以及推動福利社區化的配套措施,這些才是事端落幕之後要誠實面對的。當我們從這個角度切入時,社區居民與社福機構兩造之間的攻防舉措,背後所涉及社會性包容的機會教育以及一套縝密的支持服務網絡,這才是激情過後的重要課題!

【2006/10/13 聯合報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10.13  中國時報
廖元豪(政治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家同
上周美國在發生了三次校園兇殺案,第一和第三次兇手都是殺人後自殺,第二次兇手沒有自殺,他大概只有十三歲,死者是他就讀中學的校長。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這都是恐怖攻擊,但兇手並非仇恨美國的外國宗教狂熱分子,而是不折不扣土生土長的美國人;美國政府所進行的反恐戰爭,對於這種事情可謂束手無策。

為什麼美國有這種恐怖攻擊?

美國是一個槍枝氾濫的國家,第一位兇手犯有前科,是個無業遊民,居無定所,但仍有槍;第二位還是個小孩子,就可以找到槍,也會準確地開槍。第三位最離譜,他帶了四種槍,也帶了六百發子彈,他沒有前科,也有正常工作和美好的家庭,這種人居然會去買這麼多的武器,而他的家人、親友和同事,完全沒有特別注意,可見美國人擁槍自重,是多麼稀鬆平常的事。一個國家的民間有如此多的槍,怎麼可能沒有恐怖攻擊?

整個世界情況相當類似。各國家,不分貧富,都在整軍經武,非洲幾乎都是窮國,這些窮國內部有的是武器,所以近年來非洲一直戰爭不斷。北韓也是窮得不能再窮,但卻即將核試。世界上有這麼多的武器彈藥,卻又要大談和平,實在可笑也。

美國也的確有些崇拜暴力,這從好萊塢電影的趨勢中可以看出。幾十年前美國電影中雖有暴力,但極少血腥;現在,大明星也主演充滿暴力和血腥的電影。這種傳揚暴力的媒體,當然使很多人有可怕的暴力傾向。這一次,第三位兇手對一個小女孩射了二十幾槍,如果他一輩子沒有看過充滿暴力的電影,絕對不會如此兇殘。

美國並非惟一受好萊塢電影影響的國家,全世界都知道色情和暴力在殘害我們的下一代,電影如此,網路如此,年輕人玩的電腦遊戲更是如此。要希望社會越來越和平,實在有其困難。

前些日子,一位法國的男孩子無緣無故殺了一個女孩子,原因無他,他看了「驚聲尖叫」那部電影以後,就不能自拔,必須殺一個女孩子。

很多人認為買槍是神聖的人權,更多的人為了保衛言論而不願禁止色情暴力的媒體,他們大概沒有想到,他們的親人就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

三起兇殺案的共同點是兇手心中充滿了仇恨,任何人心中有恨,必定有別人要受害的。人類最大的罪惡莫過於挑起仇恨。第二位兇手在校時常被同學嘲笑,也許同學並非真正在嘲笑他,但他會有這種怨恨。我們真必須常想到別人感受。西方世界一直到現在都不太注意別的民族的自尊心。在過去,中國人永遠是卑下的傭人;最近,電影裡的恐怖分子,十有八九是阿拉伯人。也難怪,各種現象顯示,阿拉伯人和西方國家的誤解和仇恨,都在增加中。

第三起兇手案發生在阿米希社區,這些阿米希人堅信耶穌基督寬恕的福音。發生了如此可怕的兇殺案,他們一再強調心中不能有恨,一定要寬恕兇手。他們甚至還發動捐款,以濟助兇手的遺族。

阿米希族人強調寬恕,成了世界各大媒體的頭條新聞。對於從事所謂反恐戰爭的世界領袖們,我們真希望他們知道,只要世界上有仇恨,就會有恐怖分子,如果我們消減了仇恨,恐怖分子也就不存在了。北愛爾蘭,在那裡存在了數百年的仇恨己經消失了,恐怖份子也消失了。

【2006/10/09 聯合報】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10.09  中國時報 
李明璁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10.05  中國時報
李丁讚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10.05  中國時報
南方朔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10.04  中國時報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10.04  中國時報
胡舜基/台中豐原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宋慈可說是超越時代的醫學奇才,透過屍體的觀察解剖,他解釋了許多病理機轉;宋慈的
《洗冤錄》貢獻了之後中國醫學的骨傷科和急救應用,雖然他死後備極哀榮,也傳承到元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歐洲文藝復興時,由於學術自由之風,有四位偉大的學者掀起了醫學的四大革命。包括
帕拉西塞斯公然燒毀蓋倫和阿維森納著作,認定每種疾病,都有其特殊的治療;外科的伯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是文藝復興?它是西方從中古黑暗期的復甦,每一種文化或學術,都歷經文藝復興而
脫胎換骨,成為現代化的的雛形。如果要說文藝復興是從公元幾年到公元幾年,或說文學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10.03  中國時報 
馬躍.比吼/北縣淡水(邦乍人,紀錄片工作者)

 

    趙剛教授日前投書指出,執政黨游主席「華裔台灣人」的說法是福佬人罕見地承認自己也是外來移民的時刻,應該當作新正名運動的肇端,將「台灣人」名詞還給原住民,然後為所有移民來的民族加上細緻分類。

    身為邦乍人(漢人對我們錯誤的稱呼是「阿美族」),我歡迎游主席自稱是「華裔台灣人」。因為在長期「台灣人」與「中國人」的爭論中,我常常覺得奇怪,我既不是「中國人」,也不屬於那群講福佬話的「台灣人」,兩邊討論的明明是我的祖先留給我的這塊土地,為什麼我卻沒有置喙的餘地呢?「華裔台灣人」這個新名詞打敗了許久前的「新台灣人」,鬆開了緊箍在「台灣人」這三個字上的魔咒。今後「台灣人」、「台灣話」不再是福佬人的專利,非福佬族群都獲得使用「台灣人」這三個字的權力,可以破除「大陸人、大陸妹、外省人、外勞、外籍新娘」等污名,可以創造我是「○○台灣人」的新名字。

    筆者贊成趙教授的大部分意見,但有一點難以接受,那就是趙教授建議把「台灣人」這名詞還給原住民。雖然「台灣」出自西拉雅人的古部落名,但「台灣人」這三個字已高度福佬化,情感上我無法接受這個名詞,我只願稱自己是邦乍人,我猜想其他族人也難以接受用原本敵人的自稱來稱呼自己。我們有自己的名字:邦乍人、布農人、泰雅人、排灣人等等。我們的名字歷經荷蘭人、明朝、清朝、日本、國民黨政府和民進黨政府都不應改變,如果需要一個集合名詞,請稱呼我們「第一民族」。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Sunny】

記得剛到小學任教的前幾年,雖然教學經驗不豐富,但憑著對教育的一分熱忱,總是拚命想把自己所學的教給孩子。至今,仍很難忘記那張稚嫩的面孔……

好個優質學生!
一日為師 終身感恩

那年,她念三年級,個子小小的,總是坐在教室第一排的中間,用十分專注的眼神看著老師上課。我交代孩子要做的每一件事,如:看課外讀物、做筆記、不懂的地方要查字典、抱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學習精神……她總是一件一件的認真執行。

我驚奇:這孩子怎麼這麼難得,小小年紀就這麼懂事;我欣慰:自己教的學生中,有人這麼認真把老師的話聽進去,而且做得這麼好!心裡暗暗以為,這孩子應該是生長在一個社經背景不錯的家庭。

運動會那天,她媽媽來學校參加活動,頻頻感謝老師的教導,我謙虛的說:「是爸媽把孩子教導得這麼好,並不是我的功勞呀!」談話中,才知道她爸爸是個計程車司機,媽媽是在家做代工的家庭主婦。她真心的感謝我帶給孩子的幫助與影響,就這樣,我和這位媽媽成了好朋友。

在我結婚前夕,即將調職到北部任教,這位媽媽依依不捨到家中和我話別,並送我一枚戒指,表達她殷殷祝福之意。在結婚典禮上,更看到她先生穿梭的身影,不斷幫我拍照、發落雜事,我心中的感動無法言喻。

原以為調職之後,這段師生情誼可能就此打住,沒想到這個貼心的孩子,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寫信給我,向我報告她的近況:現在是國中幾年級,功課在班上名列前茅等等。我深覺欣慰,不過因為家庭及工作忙碌的關係,並沒給孩子回太多的信件。但她依然牢記著我,每逢教師節、耶誕節都會捎來卡片。

功課一路挺進!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王家貞/親民黨籍市議員(台南市)

民國八十三年,高雄市發生九二五暴力事件,新黨人士與支持者的合法集會演講,被民進黨市議員參選人及支持者打出了血,也打出了「中國豬,滾回去」的「名」言。很榮幸我是當年南台灣第一位新黨市議員;也很不幸的,我無法不對號入座,當天晚上,我站在演講台上,被一個硬物打中額頭、打碎眼鏡、鼻梁出血入院。

十二年後,我仍然聽到這樣一句改良過後的話語,似乎不帶髒字,卻更為令人心寒,更為挑釁、更為散播仇恨!那是由曾貴為中華民國最高行政長官,現在執政的民進黨黨主席游錫堃口中,指稱施明德發起的倒扁反貪腐運動,是「中國人在欺侮台灣人」!

好荒謬的想起來,當年我被那一群可憐暴民打倒在地上時,我落籍的台南市有一位民進黨立委叫施明德,當時民進黨主席也叫施明德。我忘了當年黨主席施明德有沒有公開道歉。然而,十二年後,我的家人朋友都樂意追隨他反貪腐救台灣的倒扁運動。

我要不顧選票,大膽講出我要講的話:為什麼我不能自由自在的承認我是中國人?為什麼我承認了我是中國人,就有人認定我不只不愛台灣,還會出賣台灣?我要問,就算台灣真的獨立建國了,仍然認為自己還是中國人,但選擇留在台灣這個好地方的鄉親父老,就要被趕走,或被懷疑、被羞辱嗎?

我也要告訴你,我當然也是台灣人。我生在這兒,長在這兒,誰敢剝奪我生來就是台灣人的權利?就算我的父母是外省人,我也說自己是外省第二代,我仍然歡喜快樂的講我們台灣人的未來,一點兒也不衝突,一點兒也不矛盾。是誰希望衝突、矛盾?只有永遠為選票算計的政客罷了。

在保守的台南府城,我一屆一屆的連任市議員,有人以為我有眷村支持,稍一瞭解,才知道每一屆都有國民黨眷村屬性的黃復興黨部提名人當選,至於我憑什麼當選?不是因為外省人選外省人,而是因為成熟的民主,可以跨越省籍、跨越地域,如同「反貪腐」早就跨越了年齡、籍貫、以及所謂南北差異的界線一樣。

最後,我可不可以很勇敢的大聲說:我是在台灣落地生根的中國人,我是蔣經國先生說的新台灣人。誰不讓我享有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誰就是踐踏民主!我是新台灣人也是新中國人,我致力貢獻一己之力,希望與各政黨朋友,共同創造政治清明、人與人之間拿掉仇恨、相互關懷包容的台灣!

想想真的很悲哀,生在這、長在這,世界走了那麼多地方,仍是念著沾我先生的光,入住在台南的宿舍。用膝蓋想也知道,一如兩千三百萬鄉親,有誰白癡傻瓜會不愛自己的家鄉。有些民進黨的朋友,卻硬生生的設計著愛台灣、不愛台灣的圈套,在狹隘的族群政治中,謀取己身的利得。

看看游錫堃主席的發言,證諸十二年前的那些想藉族群政治冒出頭、及被煽動的可憐小市民,打出來的九二五暴力事件,所用的幾乎相同的語言,民進黨十二年來依然在族群政治中打轉、沉淪!甚至想要繼續依賴族群政治,來掩飾貪腐的政黨高據總統府,才是台灣人最大的悲哀!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潘姿吟/公司主管(南縣新營)

阿嬤是基隆人,在二二八事件中失去了弟弟,身為二二八受難家屬的她,從我們小時候就告誡說,將來結婚:一不准嫁外省人,二不准嫁船員。

從我有記憶以來,「大直」是許多官兵眷村的所在,因為四周被眷村包圍,我們這些在地居民反倒成了少數民族,當然與外省小孩來往也就無可厚非,還記得小時候常常有機會吃到水餃、包子,那是因為外省人和我們敦親睦鄰的緣故。

在眷村裡面有一個阿兵哥因為識字不多,官階不高、沒有結婚,他因為常到我們家附近走動,因此認識了阿嬤,還認了阿嬤做乾媽。

我曾經問阿嬤:不是很恨外省人嗎?為什麼會認一個外省人當乾兒子?阿嬤卻說:這個外省人很可憐,年紀輕輕就被徵召當兵,戰敗後又被迫到台灣,也是戰爭的受害者的他,隻身一人在台灣一定很想念家人,既然他不嫌棄,讓我們做他的家人也無妨,所以我們家多了一個阿伯。

阿伯退伍後和我們住一起,他非常勤奮,倒也變成了爸爸的好幫手,我們家五個兄弟姊妹常圍在他身邊阿伯長阿伯短的,他也把我們當家人一樣疼愛,當他過世時,我們還幫他做了一場屬於家人的喪事。

我相信這樣的故事在台灣比比皆是,因為同情、年代已久遠、本是同根生,二二八的傷痕早就痊癒了,從阿嬤的作為我們知道,生命的意義不是仇恨,而是接納。接納已存在的事實,並且和善的對待每一個人,無論他是誰;因此,我們交朋友,從來只會問你貴姓?而不是問你是外省人還是台灣人。在我們周遭,台灣人有很多外省人的朋友、外省人有很多台灣人的朋友,不是嗎?

政治所以醜陋,是因它總是刻意挑起似是而非的意識,它告訴我們:仇恨不但存在,還在我們的骨血裡生根、竄動,身為台灣人的我們絕對不可以忘記…。然身為老百姓的我們,真的還記得那些仇恨嗎?

假如把這個問題問阿嬤,阿嬤一定會摸摸我的頭說:「黑白講!」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