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Doveman's life-2006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ttp://zonble.twbbs.org/etc/bw.php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奇蹟的夏天 盛夏光年
不願對面的真相 穿著Prada的惡魔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95年7月25日)於中國時報論壇拜讀《中小學蓋游泳池 事不宜遲》此篇大作之後,相當贊同作者所點出的城鄉差距與教育資源不均的問題(有無游泳池),同時,作者也提到有無游泳池以及能否擁有游泳技巧與近期不幸的溺斃事件頻傳有關,筆者倒是有另番解讀。

 

「自然災害」的產生,多於「人」有關,不管濫伐污染與否,「災害」是因為有人的傷亡才成為災害,而自然災害種類繁多,溺斃就為其中一項,也屬於「意外災害」。意外的發生往往是因為人無法掌握當時的狀況,像是海裡的暗渦、山上的崩石、河水的暴漲等,近來有許多海灘活動,或是因為天氣炎熱,許多遊客往河谷海邊移動,到海邊河谷活動的頻率高了,意外事件的發生也相對提高,但是仔細了解不幸罹難者,多是會游泳、嗜運動等,但是還是無法逃過災害。

 

有帶東北角海岸,每到暑假即會有家屬到海邊招魂,因為他的親人不顧岸邊豎立「禁止游泳」的警告標語,甚至吆喝夥伴一起從有三層樓高的懸崖往海裡頭跳,因此不幸發生家屬不願意接受的事實,根據罹難者家屬表示,他的小孩從小就學會游泳,只是為了追求刺激才特地到東北角來跳水遊樂。

 

再回顧過去的山難事件以及被海水捲走的意外,這些意外也是發生於颱風季節。氣象局發布豪大雨特報,防災中心也祭出高額的罰款,但是還是有好奇的民眾到海邊觀浪,有的登山客相信自己熟悉山性而不願意放棄行程,因而,最終需要防災中心出動人員予以救助,這些救助者都不會游泳?都無能力登山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有時候反而更恃本身有的能力,而對於大自然可能發生的災害不屑一顧。

 

  因此,並非建設加蓋游泳池,讓學生都習得游泳技巧之後,溺斃的慘劇就從此成為傳說,最重要的是人的態度,是否可以持有戒慎恐懼的態度,而非恃能而疏忽,否則如此不願所見的不幸還是會繼續發生。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北」除了是空間以外,還是乘載時間以及意象,每個人有著不同的畫面與遙想。

對於台北,我除了如是的想像之外,同時我沿著台北的「拱廊街」旅行。我之於台北,其實只是個陌生的旅者,生活於斯、情緒於此,對我而言,捷運線就是我的台北拱廊街。

紅線交疊著藍線、延續著綠線,綠線於古代的糧倉分支,衍生出黃線。棕線單疊著藍線,與紅線、綠線、黃線沒有曖昧的糾纏,我是裡頭的一個故事,背著我的散文、詩以及小說,還有它們所眼神看其他的故事,故事裡頭有風景綺麗,有昏天暗地,景色多樣,距離也異。

有的人背著包包阻擋去路,有的則是用雨傘的水滴佔據位子,有的將耳機緊貼,隔絕外界所發生的精采故事,好的故事需要有開放的耳。

前面的女性,應該是個媽媽吧?她說著手機,要她孩子先把電鍋壓下啟動,好讓爸爸回家的時候可以立刻張羅晚餐。

後面的嬰兒開心的笑著,好像敘說著他剛剛看到了國王企鵝的開心故事。左邊的OL看著鏡子撥弄自己的秀麗,瞧著自己似乎也是幅美麗的風景,右邊的情侶開心的笑著,好像在討論著今天沿著拱廊街吃到了甚麼美味,這是我愛的棕線-木柵線。

這條拱廊街比起其他拱廊街,是更豐富且可愛。不管旅者到高樓橫亙的燈花,或是夕陽著稱的岸邊,或是採著天鵝之畔,以及那象徵著歷史與政治並包裹著藝術的白牆藍瓦的建築,最終還是回到這條豐富的線。

我愛旅行於這條拱廊街,原因有許多。它讓我可見天日,遊走於此,發現台北最真的一面,有光纖亮麗也有居家樸實,編號35的香水味道,還有黏著於尿布所散發出來的氣味,交雜於相同與異質的時空裡頭。

我想,班雅明應該不會反對我借用他取的專名,或許他該反對,因為我說的拱廊街不同於他的拱廊街,這裡不只是能夠行走閒逛,還能飛奔大笑。相同的是,這些「拱廊街」都引出新的都會風貌,顛覆了都市空間,邊界與城牆似乎也已經不再重要,選擇該去哪條拱廊街,似乎還是比較要緊的甜蜜。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低著頭喃喃自語,這是我的創作方式。

當我抬頭,白先勇拾起我那些焦慮與不足,我能怎麼形容我的感受?

或許暫時用「懺動」來作詮釋與歸類吧?

 

 

INK31期有不少篇幅是關於白先勇,像是報導、訪談實錄(與南方朔對談)、側寫還有專文介紹他以及他的作品,他是我相當景仰的一位作者,第一次看他的作品是在六年前的台北國際書展,買了他的《台北人》之後,這本書撼動了我,沒有任何事情能夠抑止不一口氣將它看完,也翻轉了我過去許多的想像與刻板,到現在,我都想能有白先勇的一半,我就心滿意足,但是,這樣的希望似乎越來越渺茫,或許是我知道白先勇是白先勇,我是我,我們所讀、所閱、所經歷,還有階級差異,我們各自獨特。

這期印刻雜誌,我也是因為白先勇,才很用力的閱讀。裡頭他提到他評閱文學獎的感想,他覺得現在的創作大多都是「喃喃自語,不看經典」,看到這句,這不是在說我嗎?本身不是讀「文學」相關科系出身,填選大學志願的時候,我沒有填中文系或是外文系,因為我不想受到學院派的拘束,後來發現,或許氛圍營造的影響力大過拘束,這也只是想像,因為我始終沒有進入「文學圈」。

我身在的領域,我又讀過哪些經典?實則難以回答,因為「性別研究」的經典似乎尚未成形,或是有所共識,或許這是「性別研究」之所以為「性別研究」,而非「性別學」,這樣的感受在我參加某個單位的長期培育獎學金之後,強烈發現的狀況。

我懺悔,因為我讀的經典太少,那樣遙遠高渺。

如何能動?出版品與資訊媒介快速穿梭、型構,然後被販賣、閱讀、消費,之後,焦慮。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世界不斷的改變 改變 我的心思卻不願 
離開從前

時間不停的走遠 走遠 我的記憶卻停在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時常會問朋友「吃飯沒」?但是從來沒有問「大便沒」?

許多人,甚至大多數人認為「大便」兩字已經是難以啟齒的辭彙,怎麼還會拿來當作問候寒喧的話語呢?若是有人以「大便沒?」為問候語,不知道您有何感受?

但是,有沒有大便其實是很重要的,深受沒有大便之苦的人為數不少,只是我們的社會文化似乎隨著沖水馬桶的出現,慢慢地不去「欣賞」自己的大便,恨不得方便完之後立刻把它給沖得一乾二淨,希望它煙飛雲散,最好連氣味都不要多逗留,但是unco是身體最貼近的表情,從氣味、尺寸、顏色、硬度,都顯示出身體的狀況,還記得一個廣告的名句嗎?「大腸是最快老化的器官」!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開始將大便視為骯髒污穢,甚至仇恨它、冷漠它,不願意提起它,我想這是現代化過程造成的弊病之一。第一次看到這本《大便書》,感覺非常有趣,這本書以詼諧的手法正視unco這件事,作者分享曾經因為來不及蹲馬桶,第一次觸感到unco順著肛門溫暖的滑出的經驗,他發現自己的便便是黏滑狀,以這樣的經驗拉開整本書的序幕,我們幾乎不願意跟自己的排泄物有任何接觸,更別說是回想或是分享接觸的經驗,因為這樣的經驗是讓人厭惡、不想啟齒的。但是作者從便便的各種氣味、顏色、硬度、尺寸談起,還鼓勵讀者完之後要好好的觀察一下,當作為選擇食物的參考,進食與排泄是緊密關聯的,若只進不出,腸胃會容易不舒服,甚至便秘或是產生痔瘡。

        「大便」是名詞也是動詞,不管是動詞或是名詞,都遭受到污名化,與unco有關的器官或處所都遭受到鄙視,例如許多人在外為了美好的儀態,而忍耐不願與unco會面,曾經就有個影視名人到中國拍戲,最後直奔台灣急診的原因就是長期不願意讓unco問世所造成的問題。

        若有unco的問題,或是因為unco產生恐懼感(暫時叫做”uncophobia”吧),或因為unco造成困擾,建議您可以到書局去翻閱這本書,或許能夠有些幫助!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昨第三次到了誠品信義,第二次的回憶讓我充滿美好,練完瑜珈之後,就往誠品信義走。
按照慣例,先在有書卷感的美食街竄動,尋找一個適宜的位子,用餐。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