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發展是從說故事開始。「三隻小豬」,或「白雪公主」,都代表人類創造力、道德與文明。沒有「三隻小豬」之類故事,歐美國家就沒有文化資產可言,沒有「白雪公主」之類故事做基礎,就沒有富可敵國的迪士尼。

反過來說,若沒有「大野狼」或「壞巫婆」的故事元素,根本不會出現上述各種精采的文化創意產品,而「小豬」、「公主」、「野狼」、「巫婆」等稱謂符號,足以代表每個故事的精髓,傳遞他們所代表的價值意義。

說故事給孩子聽是家庭教育的基礎,小朋友從故事中知道善與惡,好事與不好的事,做好事會得到獎賞,做不好的事會被懲罰。

當然,孩子的故事也可以說得很難聽,故事裡的人都是沒有稱號的「平面人」,孩子聽不出來是好人或是壞人,結果好人壞人混淆不清,孩子不愛聽,以後就根本不聽大人講,反正枯燥無聊;或是聽了以後價值觀錯亂,黑白不分,結果家長就會被批評「家庭教育失敗」。

台灣的歷史專家改編的高中歷史教科書,就是在說很難聽的歷史故事給孩子們聽。武昌「起義」改「起事」,「日據」改「日治」,歷史人物沒有稱號,就像把「白雪公主」、「灰姑娘」一律都稱「姑娘」,「毒蘋果」就只說是「水果」,不只是故事難聽,喪失原有歷史故事應有的倫理道德教化與忠孝節義精神,尤有甚者,將使下一代的文化素養與創造力倒退,下一代台灣人的前途堪憂。

【2007/01/30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