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2007.03.03 
怎樣深情?如何不凡?
郭力昕

兩篇關於南非攝影師拍攝檳榔西施的報導,這幾天引起了一些討論。我同意貴版許又方教授與黃萬傳教授的兩篇文章裡,關於台灣社會仍普遍以階級偏見歧視檳榔西施文化的看法。黃教授的大作,從經濟結構與制度面,扼要分析台灣檳榔文化的產銷狀態、生態/衛生/社會議題、與積極規範的可行性,尤有價值。

但肯定許教授在〈深情看檳榔西施〉、批評台灣社會許多自命上流者之不如檳榔西施時,我不甚同意該文的另一些描述。例如,許文將林志玲與郭台銘的表演,對比檳榔西施路邊的搔首弄姿,認為兩者其實並無二致,「掠取目光及相關利益的方式也大同小異」,我認為這是以林志玲侮辱了檳榔西施。西施們靠著年輕的身體在寒冬酷暑中以勞力賺辛苦錢,但她們並不出賣尊嚴,這怎麼會跟只要有豐厚酬勞遂呼之即來陪笑陪舞的林志玲(以及鴻海尾牙秀場裡所有參與抬轎的藝人和策劃者)一樣呢?她/他們在經濟上還少這分收入嗎?

回到這位南非攝影師歐陽峰的攝影作品。這些西施照片,是該攝影師正在台北恆昶攝影藝廊的展覽作品,也同時放在Flickr這個搜尋與交流攝影作品的網站上。許文根據媒體報導,稱歐陽峰的檳榔西施作品「以截然不同於本土眼光的視角重新詮釋了這些女孩所折射的文化意涵」,且有「獨到而不凡的見解,更富教育性與啟發性」。我不確定許教授是否看過此展覽,或至少上網先瀏覽過這些作品。是否許教授也尚不知道有優秀的本土攝影家陳靜寶,早已於十年前就開始拍此題材,也已於四年前出版了作品集《片刻濃妝:檳榔西施影像輯》(桂冠,二○○三)。

如果所謂獨到不凡的見解,是指歐陽峰對檳榔西施的正面觀點,則陳靜寶的攝影,早已經如此提出了。但是,仔細閱讀兩者的作品,則這位外國朋友和陳靜寶在以攝影「看」檳榔西施這件事上,還是存在著巨大差異的。陳靜寶在《片刻濃妝》裡,誠懇自剖如何從男性慾望與近似偷拍的狀態開始,一點一滴的認識拍攝對象、改變創作方向、不斷自我調整與反省。這些自省的結果,可以從最後編選出來的作品中清楚看出。例如,最容易檢視的就是,我們不會在《片刻濃妝》裡看到任何一幅類似歐陽峰選為展覽海報照片的那張捕捉西施裙底風光的窺視影像。陳靜寶靠近西施們的生活,讓她們以自己的方式正面大方地展現身體、與各種有著主體意義的情慾與情緒,使這些女孩做為人的尊嚴、快意與脆弱,自動從影像中顯現出來。

將檳榔西施之尊嚴掛在嘴上的歐陽峰,在那些絕大部分攝於過去一年間(而非許文裡人云亦云的「七年記錄」,除非前六年攝影師都在「觀察」與暖機)的作品裡,我多半看到的是一批以長鏡頭偷拍的西施影像,提供(西方/男性)觀者異國情趣的性觀覽。性觀覽本身當然並無不可,但這種白人男性對亞洲女孩的性觀覽,有何「深情」可言?我在歐陽峰的網站討論區裡,看到留言者與他的對話,主要集中在用什麼長鏡頭能拍到這些光影線條美麗的身體。

檳榔西施的社會位置與文化意義,需要嚴肅討論、正面對待。但也許我們需要在熱情報導或評論、並一廂情願地將有意義的議題移情轉贈到特定的攝影作品之前,先將作品看清楚,以免又落入「外來的和尚較會唸經」的不自覺心態。

(作者為文化評論工作者)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