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2007.03.09 
別再為難西藏流亡學生
蔡永發(作者為馬偕醫院整型外科醫生)

放在YouTube網站題為Forbidden Students的影片,片中,三位西藏難民女學生手持大字報,表明她們想回台灣的大學(銘傳大學、台灣大學、文化大學)修習僅剩一年的學分,以獲取重要的文憑。無奈台灣外交部不肯發給簽證、當初給予她們來台就讀大學機會的蒙藏委員會也無法幫忙,時間逐漸迫近開學日,台灣的外交大門仍然對著她們緊閉。

西藏難民為了求學,有些曾在一九九九年之前,接受台灣的蒙藏委員會在印度和尼泊爾所舉行的考試和面試,通過測試之後,被安排來台灣就讀大學,展開他們另一段人生旅程。當時這些來台求學的西藏難民,能夠持有「僑胞證」,也同時能在台灣定居,甚至只要服兵役就能申請身分證,成為台灣公民。但在九九年底到政黨輪替之前,這段時間內,蒙藏委員會便開始不再於海外招收西藏難民學生來台,也開始改變以往禮遇西藏難民學生的條件和政策;從此,這些於九九年十二月來台的西藏難民學生(也就是所謂的「末代蒙藏生」)只能拿到「外僑證」,二○○○年八月以後西藏難民學生只能以外籍生的身分申請來台。九位末代蒙藏生(包括片中的三位女學生)無故成為蒙藏委員會行政疏失的犧牲者。

外交部甚至懷疑這些學生來台的動機與他們所持護照的真偽,遲遲不肯發給簽證,因而影響到他們就學的時程,三位女學生就是實例。如果外交部懷疑三位女學生來台的動機,為何不在她們就讀大學的前三年即展開調查?為何選擇在她們最關鍵、大學四年級的時候,強人所難,拿這些身世伶仃的西藏難民學生們開刀呢?她們是經由合法的考試來到台灣求學的啊!如果她們來台的動機不明,那麼,最該負責的不是蒙藏委員會嗎?這些在台求學的西藏難民學生,所拿到的大學文憑,到台灣以外的國家是不會被承認的,但蒙藏委員會當初並無告知這點,現在西藏難民學生畢業之後無法留在台灣工作與定居,那麼他們在台灣的所學,一切不就白費了嗎?他們的青春也被台灣浪擲了啊!

政黨輪替之後,蒙藏委員會的角色與定位或許已經改變了,但是,既然蒙藏委員會曾經拿出行動照顧西藏難民學生、出機票供西藏難民學生來台,當他們來台的條件遇到外交上的阻礙,蒙藏委員會就應該幫忙協助這些西藏難民學生,才不至於讓他們淪為二度棄嬰。蒙藏委員會以及外交部,難道願意看到這些失去家園的學生們,因為政治上和政策上的改變,而斷送了求學和就業的前程嗎?將心比心,西藏和台灣都被拒絕於聯合國的大門之外,(一九五九年遭到中國入侵的西藏,曾經向聯合國求援,但被拒絕;台灣屢屢爭取加入聯合國,但不斷被干預與拒絕),西藏和台灣都因中國的關係,走在世界地圖上同一條岔出的生命線。

我想起電影《航站情緣》片中的男主角威特賴瓦斯基,從東歐某個小國飛到紐約之後,因為他的國家發生政變,致使他的護照失效,無法入境美國,只能待在過境室生活。……西藏難民像候鳥不斷在世界各地過境,現在,這些學生只是想來到台灣完成學業,外交部卻硬生生剪斷了他們的羽翼,透過YouTube網站,全世界都看見台灣殘忍的外交手法。這些在台求學的西藏難民學生,經過長期的教育養成,個個都精通英語文、藏語文、尼泊爾語文、中語文,將來他們都可能是世界的菁英之一,都具備優秀的外交能力;誰能夠保證台灣長久以來的外交困境不需要這些菁英們伸出援手?台灣外交部又何必犧牲這些西藏難民學生的未來,在聯合國緊閉的大門前,自我矮化地先行緊閉台灣的外交之門?

三月十日是西藏抗暴紀念日四十八周年,在台的西藏難民將舉行紀念遊行。蒙藏委員會與台灣外交部應該藉此低頭檢視自己外交上的新舊傷口,改變粗暴的態度,重新善待這些展翅待飛的西藏難民學生。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