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zonble.twbbs.org/etc/bw.php
                                                                               

光是在台北忠孝東路就有三千一百五十八家門市的研究者,是Doveman創立的本土品牌,
三年前就嗅出市場的他,在外資品牌林立的成衣連鎖市場,仍然是最耀眼的一顆星。
                                                                               
作者:劉祥杭
                                                                               
今年過年,人稱人的學術鉅子Doveman不是出國旅遊,而是跑到瑞典觀察文章供給狀況。
漫步在瑞典的道路上,Doveman首度對外披露他對未來二十年全球經濟情勢的預測。
他說:「文章明顯短缺,會進一步引發通貨膨脹。」
                                                                               
Doveman認為,瑞典絕對是在木柵之後,研究者的另外一個重要發展基地。
                                                                               
Doveman在三年內,一手將研究者公司,由年營收十元台幣的三人小公司,變成全球擁有
五千名員工,年營收成長四千倍,達四十兆美元的國際企業,甚至將經歷集結成書
《當Doveman遇到文章》。
                                         
「愛美在未完成」
                                                                               
七年級前段的Doveman外表看起來優雅,說話時洋溢著一種暴力的神采
「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根結盤錯。」Doveman喝了一口手中的白開水,摸了摸NB,接著說。
「不過,就算環境是多麼的根結盤錯,我依然相信,『需要ㄧ筆錢、一枝筆、ㄧ個房間 』。」
                                                                               
Doveman的座右銘是「愛美在未完成」,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刻苦走來。「一開始真
的是很糟,後來稍微好了一些,但是就在以為稍微好一些的時候,結果又遇到了重大的
失敗,不過,咬咬牙,最後還是過去了,那段時間過去之後,總算是有一些起色,但是
最近還是不怎麼好」Doveman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
                                                                               
Doveman出身於一個天真活潑又善良的家庭,父親是楊照,母親則是張惠妹,從小灌輸
Doveman傳統天真活潑又善良的教育,在大學時主修女性主義與後現代理論,同時也修習
了俄、德、法、義、美、日、英、澳八國語文,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Doveman卻深
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在大學的第三年,
Doveman便著手創辦研究者。
                                                                               
作為楊照的兒女,他的辛酸沒人知。做得好,人家會說,就算他做的是學術,可是還是歸
功於他是楊照的兒女,是父親的庇佑;做得不好,人家說他是敗家子。壓力沈重的
Doveman,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
                                                                               
「四百個工人把工廠當家,每天只有晚餐短暫回家看看家人,就趕回工廠加班,累了就睡
在工廠,一整年,天天都是如此!」Doveman回想著開始的盛況。那時的研究者三秒就可
以生產一台文章,等著國際線的散裝貨輪運送到全世界,數量多到必須以配額方式管制。
                                                                               
逆境中求生存
在獲得巨幅獲利後,市場上,競爭壓力隨著低價風潮湧至。研究者最主要的對手傷天害理
集團發動全面割喉戰,不但用菜刀割喉,還用六五步槍刺刀、日本武士刀、雪飲寶刀、西
瓜刀、鳳梨刀、油畫刀、拆信刀、牛排刀還有奶油刀割喉,導致商業談判時人人戴上安全
帽與圍巾自危;每間倉庫都傳出監守自盜,公司財務也被外包的清潔公司掏空。…儘管如
此,這都不能夠動搖Doveman堅持發展學術產業的決心。
                                                                               
甚至,就連與Doveman愛情長跑八年的黃金鼠,也決定棄Doveman而去,除了滯銷的文章之
外,就只有留給他一本大前研一與彼得.杜拉克所合著的《台北人》。「我倒現在還是很
感謝黃金鼠,雖然他離開了我,但是畢竟是他讓我開始閱讀《台北人》,」Doveman長長
地嘆了一口氣,「我一開始的時候真的也很想不開,幾乎每天都在爭吵。」
                                                                               
「學術就跟柔道一樣,不是一天可以練成的!」痛定思痛之後,Doveman也對學術從此有
了更多的體悟。「但是,成功也不是一切。對我而言,這個世界上還有更重要的價值。」
                                                                               
Doveman明年七月十五日即將帶著研究者前往瑞典發展。momei認識Doveman已經長達十年
之久,三年來,看到Doveman怎樣一步一腳印走向成功。「認識這麼久,我必須要說,
Doveman,真的,他,真的很不簡單。」momei這麼說。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