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07  中國時報
蔡鵑如

 

    在驚喜與眼淚中,暌違冠軍廿四年的義大利,與開低走高,老將不死的法國,雙雙領到通往柏林奧林匹克運動場的決戰門票

    這每四年一次的足球盛事,對許多因媒體大肆報導,而關注賽事的一月球迷來說,只是一場大拜拜;但也有許多一月球迷,因為大量的媒體曝光,因而激發出看足球的興緻,從看熱鬧的一月球迷,晉身為正港的足球迷。 
上屆日韓世界盃,就是台灣足球迷激增的實證。幾乎無時差的六十四場電視直播,不必熬夜就能觀看比賽實況,加上網路無遠弗屆的口耳相傳與討論,為以往每四年才燃燒一次,賞味期限只有一個月的寶島足球熱,既延續生命,又讓更多足球迷,在世界盃後持續關切各大聯賽,綠茵草地上那些原本陌生的名字與背號,不再只是四年相逢一次的文字與阿拉伯數字。

 

    而因此變身的新球迷中,不可否認地,有許多女生。

    在觀眾以男性為主體的運動賽事中,女性,經常被定位為,受到鏡頭前、照片中,健美體魄、俊美面孔、憂鬱眼神、深邃雙眸、陽光外型所吸引,才會熱情觀看比賽的族群。

    白話一點,就是花癡。

    普遍的偏見是,長得越帥,女球迷越多,因為大多數女球迷不看球,只看臉。女球迷不懂規則,她們進場,只為特定帥哥,為帥哥表現好尖叫,因為表現差而哭泣。要想跟看台上、電視機前,喊得聲嘶力竭的女性fan談戰術、調度,她們要不是只有聽的份,不然,就是一臉茫然。

    刻板印象。

    沒錯,不少女性基於視覺享受的因素,成為運動迷。但跨入運動世界後,誰敢打包票說,她們永遠都是花癡fan?

    以自己為例吧!在投入大量精神關注足球前,我看棒球的資歷超過二十年。世界盃對我而言,是與足球四年一次的約會,冠軍賽結束,也就bye bye。一九八二年頭一次看世界盃,只記得阿根廷門將龐畢度,還有在巴西球員肚子上踢了一腳,被紅牌請出場的馬拉度納。從八六年到九八年,四年一度的約會持續,賽後船過水無痕依舊。

    到了二○○二年,一切都不同了。一個穿著水藍色Kappa緊身球衣,身材高壯,帶球奔跑凶悍如猛獸,左腳一出,球如子彈般,風馳電掣的影子──義大利超級前鋒維耶里(Christian Vieri),讓喜歡棒球強力打者的我,在他身上,看見太多與強棒相似的神韻與爆發力,我為他揮別純棒球迷身分,一腳踏進足球世界。

    維耶里當時是義甲國際米蘭的前鋒,我跟著成為國米球迷,四年來一發不可收拾,從維耶里的fan,到挺藍黑軍團勝過單一球星。台灣沒有義甲轉播,報導付之闕如,我每天上大陸網站找新聞,周末在電腦前,看對岸網路電視,有時只有文字直播,也能對著電腦大呼小叫。隨著浸淫日深,了解國米的歷史,它多年無冠,受人恥笑的過去,無論性別是男是女,只要是真球迷,那樣的感受,都一樣深刻。雖然維耶里一年前已離開國米,但這次世界盃,我關切國米國腳,在各自國家隊的表現,超過對單一國家隊的支持。或許,我是藉由迷上單一球員,才成為足球迷,但是,現在的我,絕對是認真的fan,不是花癡。

    二○○二年世界盃後,台灣最大的BBSPTT,歐洲俱樂部的個版如雨後春筍冒出,鐵桿球迷中,女性比重,絕對不比男性低。有人為了看球賽,遠征義大利、西班牙;有人打工,跑去葡萄牙看二○○四年歐錦賽,有人因此學外文,希望能看懂西班牙、義大利的媒體報導。如果是炒短線的花癡,絕對不會如此千里迢迢,費盡力氣,多年不悔。

    男性喜歡談陽剛的戰術,四三一二與傳統四四二,或者三後衛,哪個較能發揮優勢;席丹的馬賽大迴旋、薩維奧拉在門前的靈動,可以讓他們說上三天三夜;但女性看球,除了基本的規則與運動員的臉孔外,也許看到更細膩的心理層面,甚至連各豪門的利害關係、轉會運作,都瞭若指掌。女球迷雖然沒有男性的腳下功夫,但要談起戰術陣形,不少人也頭頭是道,稱她們是說得一口好足球的王語嫣,並不誇大。

    四年一度的足壇大戲即將落幕。姊姊妹妹們,無論妳喜歡俊帥的小貝、C羅、內斯塔,或是可愛的梅西、艾瑪爾,都沒關係,不要怕被稱為看臉不看球的假fan。套句周星馳在《食神》裡的經典名句:只要有心,人人都可成為真正的足球迷。welcome to football !

    (作者任職於傳播界,棒足雙棲球迷)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