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5  中國時報 
吳瑟致/北市

前日立委針對國科會編列兩岸交流預算提出質詢,質疑過去國科會補助太多有關中國議題的研究,甚至口出惡言認為做中國研究是個鳥蛋!身為國會議員卻說出如此不尊重學術自由的言論,筆者深感憤怒!

    回顧過去,國會不只一次針對兩岸學術交流提出質疑,陸委會上年度獎助研究生赴中國研究經費也因政黨對立而波及,而筆者正是該批受獎助的研究生之一。實在百思不解,從事中國研究何辜?就算政治上係屬敵我關係,這不是更凸顯中國研究的必要性嗎?無論如何,從事中國研究的學者都不應被政治人物拿來當作政治鬥爭的祭品吧!

    再論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向來我國補助人文社會科學類研究的經費編列就是「僧多粥少」,如今又必須面對「中國研究」與「台灣本土研究」的分化,難道學術研究必須迎合政治口味嗎?再怎麼說,科學研究本來就不應受政治意識的操弄,假若學術的標準是以政治作考量,那我們根本不需要編列學術研究經費,乾脆直接改為「政治補助經費」算了。面對如此紛爭還不如把餅劃大,增加編列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經費額度,無論「中國研究」或「台灣本土研究」都加以重視,形成學術研究的良性競爭。

 

    總的來說,政治意識與學術研究之間應當保持距離,互不侵犯,這對我們整體的科學研究發展才有實質幫助。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