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正勝是我相當尊敬的史學研究前輩之一,可是對於他曾提出的諸多議論,我卻難以完全認同。這次抬出胡適的「八不主義」,自稱其為胡適的信徒,來為這幾天的三隻小豬風波解套,並抨擊了成語一番,說是不能增加國文能力云云。但是,胡適是這樣的人嗎?諸公可別誤解了。

胡適在新文化運動中所提倡的諸多議論,其實都是站在「以科學整理國故」的立場上來談的,他和魯迅、陳獨秀等激進派相當不同,當初提倡文學「八不主義」的初衷,是不希望中國傳統的艱深文體形式阻礙了人們對新文化的認識與接受,與現今台灣政府想要打倒「國故」的想法可完全沾不上邊。

胡適辭世後,和他共同創辦《獨立評論》的蔣廷黻為他說了幾句話:「保守主義者忠於中國的過去,胡適則忠於中國的過去與未來。他要求現代和未來的中國人向前看,不要向後看。」那麼,做為信徒的歷史學家、台灣新史學開創者—杜正勝更應研究「國故」才是吧。近年來,台灣因意識形態流行,將一切有關中國文化研究打入冷宮,稍加闡揚,立刻被打成「不愛台灣」或「中共同路人」,請問:現在知道抬出胡適,那又為什麼要把中國文化與歷史的研究大餅拱手讓給中共呢?胡適也是反共的,愛台灣的部長也請聽聽我的建言,台灣一樣也可以成為研究中國文化、歷史的世界堡壘。

【2007/01/26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