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黑白集】

2007.04.17 03:06 am


由青年學生和社運團體合力進行的搶救樂生活動,在行政院長蘇貞昌為政策粗糙道歉,並下令緩拆兩個月之後,似乎出現轉機。不過,真是「苦行」策略生效嗎?社運對抗政治,真的發生作用了嗎?答案卻未必樂觀。

青年學生「六步一跪」的表現,震撼確實震撼,諷刺卻也有夠諷刺。什麼時代了,人民還要用跪求的方式向政府表達訴求嗎?參與的學生說,是想以「苦行」體會樂生病人曾經歷的痛苦。不過,痲瘋之苦或真只能跪求上蒼、無語問天;但老百姓受蠻橫政府壓迫之苦,是要用「人民的力量」去抵抗的,是要用「頭家的選票」去解決的!年輕人「六步一跪」的景象竟於二十一世紀台灣出現,豈不是在反諷民主退步嗎?

對於樂生案,蘇貞昌前倨後恭,果真是「覺今是而昨非」嗎?豈是忽然萌生了保存文化資源的覺悟?難道不是選舉逼近所致?道歉的同時,還責成台北縣府和北市捷運局共同配合政院行動,將輿論壓力移轉至周錫瑋和郝龍斌兩位藍營地方首長的「移焦」操作,不是昭然若揭嗎?樂生緩拆,替代方案亦僵持,待社運熱潮、鎂光燈焦點消散之後,樂生的後續發展又將如何?

選舉將至,社運團體向行政院抗議,難得地獲得了正面回應,或許也算是「網路民主」對抗「國家機器」的一場小勝仗。不過,政治的黑暗深淵難見天日,苦行之苦豈足以對抗?樂生之樂也未必可期啊!

【2007/04/17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