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一直有許多個夢想,夢想往往都是藉由「未實現」作為定義,其中之一便是「流浪」。

        關於「流浪」,我有過許多想像,竊笑地是這些想像到目前為止還是想像,我還是習慣於進出星巴克、捷運、公車、房間、麵包店、誠品,往來那些人潮熙攘、我唾手可得的地方,一個人、兩個人、成群地,我或我們離開私密的空間,這算是流浪嗎?就我那麼長久的想像裡頭,這當然不是!

        




流浪的基本元素:不熟悉,最好可以搭上一望無際、碧藍天晴,最好有牛羊成群,我不斷地想像,循著這樣的想像去找,目前能夠找到且接近的目的地:西藏。

        西藏,齊豫因為西藏開始唱佛,拒絕再唱「流行音樂」;西藏,改變了許多人,我期待有所改變,所以嚮往。想像著自己不用再算計該不該消費剛上架的春裝,因為這裡的春裝無須消費;也不需要因為想「找悠閒」到星巴克如是的裝飾它尋,到了這裡似乎已經置身悠閒,不需要費心猜;想唱歌不需要貼著耳機假裝情不自禁哼唱,而可以隨口哼著,不管流行或不流行,反正這裡是「流行」無以管轄的地帶。

        還記得小時後想要離家流浪,這樣的情景到現在讓我還是癡笑不已。打算流浪的我不曉得該打包甚麼,索性帶著我的「小無敵參考書」們準備離家,當然,這只是當時的發蠢,不成行。

        而今,我又能去哪流浪呢?小時後常想,找大之後就能如何又如何,後來才發現,年齡的增長讓許多過往更加沉重,想走遠一點,似乎得要花許多資報酬率來說服自己,選擇「能夠選擇」的選擇,連拐個彎走不同的路徑都還得「期待」有新的發現,或許這也是我對流浪的浪漫想像吧?

        西藏,還有呢?我想走在其中,不知道這樣的情懷不知道是否適用?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