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昕穎/高中生(北縣泰山)

我家樓下,有一間文具店,由一對中年夫婦管理。日前我到店裡,剛好老闆娘正在看某日本台的「全日本蕎麥麵大賞」節目。電視中一一介紹著有名的蕎麥麵店和師傅,每一位師傅都有對自己做出來的麵條不同的要求和堅持,但共同的地方就是臉上都閃著驕傲和自信的光芒。

老闆娘說,幾年前,有位老朋友來拜訪他們,隨行的還有那位朋友的日本友人。那位日本友人問了老闆:「請問你在台灣有什麼專長嗎?有什麼有執照的驕傲專長嗎?」老闆說:「我沒有什麼專長,有的執照也只有駕駛執照而已。」聽說那位日本人已經不是能用「驚訝」來形容他當時的表情了。老闆娘很感慨的說:「日本是個很尊重個人興趣、才華、和能力的民族,連『穿和服』都有執照可考,也難怪它會盛強。」

大學指考成績公布,又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在台灣,如果說出你是個廚師、是個髮型師,是讀餐飲科、是美容科、是某某高職、工專的學生;別人聽到的第一印象一定是「不愛念書的人。」在台灣大多只有成績不好的人才會去學的刻板印象,深植每個人的心中,就連分發的分數都不高,當然就不會受到重視和尊敬。

教改說是要減輕學子們的壓力,但是家長觀念不改,社會觀念不改,學子們還是只能被制式的洪流推著走,而無法在這些專業上發展。試問,每年考高分打算進台大醫學院的學生們,你們是打從心底自願為人類服務?還是為了父母家族的面子呢?

【2006/07/20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