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文藝復興時,由於學術自由之風,有四位偉大的學者掀起了醫學的四大革命。包括
帕拉西塞斯公然燒毀蓋倫和阿維森納著作,認定每種疾病,都有其特殊的治療;外科的伯
萊(Ambroise)有傷口感染的觀念;精神科的維爾(Weyer)解開瘋男瘋女的鎖鍊...
                                                                               
                                                                               
【文/江漢聲(作者為輔仁大學醫學院院長)】
所以,真正「大學」的定義並非徒具規模,不管有多大的校區,多少的教師或課程,如果
是在權威的壟斷控制之下,無法有學術的發展,只能在小小的窠臼中打轉;尤其是醫學教
育。中國的「大學」歷史更為悠久,中國的醫學教育形成在隋唐的「太醫署」,比薩勒諾
醫學院早了兩百多年,然而,這並非現代的醫學教育,而是在皇帝威權下的一個官方機構
,所有分科、考試、任用都是政府管理的,就和早期歐洲大學受教會壟斷一樣。沒有自主
自治的大學不可能有自由的學風,也發展不出創意的學術,這是中國醫學未經過「文藝復
興」,有出蛹似的醫學教育,因而無法翻身為現代醫學的第一個原因。
                                                                               
從達文西到維薩流斯──人體復活了醫學
                                                                               
歐洲文藝復興時,由於學術自由之風,有四位偉大的學者掀起了醫學的四大革命。包括帕
拉西塞斯公然燒毀蓋倫和阿維森納著作,認定每種疾病,都有其特殊的治療;外科的伯萊
(Ambroise)有傷口感染的觀念;精神科的維爾(Weyer)解開瘋男瘋女的鎖鍊;而最具
代表性的應該是維薩流斯(Versalius)重寫了解剖學,徹底推翻一千多年來蓋倫的謬誤
,在他《人體結構》一書卷首肖像上的笑容,彷彿就是以文藝復興時醫學的叛徒竊喜,事
實上他完全改變了醫學的教育,使解剖成了醫學的第一課。
                                                                               
和中國古代哲學思想一樣,西方許多文化是禁止解剖屍體的,大部分是由於對來生的想像
,不能破壞人死時的形象。一直到中世紀的基督教會,還反對人體解剖,認為是對上帝的
褻瀆,所以醫學對人體的認識只能以解剖動物、觀察傷患和運動員來揣測;到了公元前三
世紀開始,埃及亞歷山大大學開始做死刑犯的屍體解剖,這些都告訴我們,古代要突破屍
體解剖的禁令是相當難的,而古代對醫學、對人體的瞭解應該是難以讓人信服的,然而幾
千年來卻沒有人敢去挑戰。
                                                                               
第一個做全面挑戰的不是醫生或學醫的人,卻是偉大的藝術家達文西,他拒絕認同古希臘
對人體的審美觀,要用最自然的方式來描繪人體,所以他在佛羅倫斯的聖瑪麗修院裡解剖
了30具左右的屍體,留下了800張左右的研究圖。達文西精確地畫出骨骼、肌腱、心臟、
大腦等全身各個器官,雖然他不是醫生,然而他的畫卻是人體器官構造的經典,只可惜在
他死後300年才重見天日。
                                                                               
不久之後,一位巴黎大學的叛逆醫學生維薩流斯,更從醫學的角度去解開人體的奧秘。維
薩流斯比起以前任何一位解剖死刑犯屍體的人更為細心,他幾乎是有些變態地愛惜屍體的
每一部分。有次,從絞刑架上卸下只剩骨架的犯人骨頭,卻散落滿地,他迅速撿了起來,
回去還將屍骨煮過、刮淨、曬乾、漂白,成為世界上第一具人體骨骼標本。隨後,他從屍
體解剖上拆穿蓋倫教科書的謊言,指出二百多處的錯誤,也讓大家心服口服。
                                                                               
儘管教會激烈反對,人體解剖在醫學院已蔚為風氣,從義大利薩勒諾醫學院、波隆那大學
到法國榮派里耶醫學院、巴黎大學,解剖教授當眾解剖屍體來講授人體器官成了最時髦的
醫學教育,甚至到了十六世紀還出現開放解剖室給民眾參觀並且收費,或為解剖而謀殺來
取得屍體的駭人聽聞;最後,歐洲法律才規定「自殺者、絞刑死者、去世的犯人、孤兒、
無名屍和後人無法料理的屍體可提供醫學院做解剖」,來解決缺屍體進行解剖之困擾。
                                                                               
達文西是使藝術在文藝復興後變得有血有肉,維薩流斯則是使醫學復活成研究人體和生命
的學問。後來,他的學生傳人陸續發現中耳到喉嚨的歐氏鼻咽管,也發現輸卵管、心臟靜
脈瓣等等,雖然,他們在生理上還不能完全解說新發現器官的功能,但是,從此之後醫學
不再盲目,逐一解開人體各處的秘密。
                                                                               
從宋慈到王清任—─沒有解剖,沒有生命的醫學教育
                                                                               
在同一時間點上,中國的醫學開始落後了。相當於公元十二、三世紀的宋遼金元時代,醫
療制度還算是完備的,醫學教育也是被重視的,所以許多文人也進入醫學領域,像司馬光
、陸游、蘇東坡都通曉醫術,范仲淹甚至說「不為良相當為良醫」。然而,中國醫學發展
的方向卻朝向醫學哲學的研究,把源自陰陽五行的醫理醫道分出宗派,出現金元四大家,
各立門戶,更成為一種玄學了。因此,在學術的威權下、封建的箝制中,沒有任何突破,
這是中國醫學的第二個敗因。
【本文摘自歷史月刊224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veman 的頭像
Doveman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