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

最近外國趨勢大師在媒體上發出驚人之論:未來的社會將是富者愈富,而窮者愈窮;就台灣而言,八成的中產階級會落入下層社會。聽在目前薪資不斷縮水、找工作愈來愈困難,而貧富差距則愈來愈懸殊的台灣中產階級耳中,格外令人膽戰心驚。

的確,根據主計處的統計,去年以「五等分位」衡量的所得分配指標,可支配所得最高的1/5家庭與最低的1/5家庭,所得差距達6.04倍,與六年前的5.5倍相比,顯著惡化。考其原因,高所得家庭平均每戶收入上升,但所得較低的六成家庭收入均減少,尤其是最低的一組較六年前大降9%。至於這1/5家庭收入大減,根源之一就是,其中半數以上家庭戶長無職業,比六年前更惡化8.3%,而且即使有工作,薪資收入也較前大降近兩成。

以這樣的趨勢繼續發展下去,不但窮者將愈窮,那些所得正好在中間的所謂中產階級景況也日益淒慘,落入下層社會的可能性自將與日俱增;那一天台灣落得跟超級窮國孟加拉同日而語,又有誰敢說絕無可能?

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宣布得主之後,各國媒體皆報導如常,唯獨台灣各大媒體紛紛大篇幅報導,回應無比熱烈。對孟加拉的尤努斯得到和平獎,國人如此矚目,相信兔死狐悲,物傷其類,是重要原因;許多日漸貧窮,眼前所見盡是一片黯淡的台灣人民不禁質疑,台灣可會有像尤努斯這樣的經濟學者兼銀行家,畢生不遺餘力要拉窮人出泥淖?

如何讓台灣的窮人或日益貧窮的人擺脫厄運而置諸衽席之上,可分兩個層次討論。

首先,是誰將過去半個世紀得天獨厚,坐享從落後國家直升已開發國家的經濟奇蹟的幸運兒,忽然打入冷宮,要面對窮者益窮,中產階級落入下層社會的命運?若干被意識形態俘虜的政客與媒體有一個簡單的答案:都是積極開放兩岸經貿互動惹的禍。根據他們的邏輯,就是大批企業家爭先恐後赴對岸投資,讓台灣資金失血、投資衰退,才會造成本地勞工求職無門、薪資縮水;就是大批廉價大陸商品跨海而來,打擊本土產業,才會讓企業經營失色、銷路受挫、無力投資、減產裁員。因此,只要主政者勇敢地關起國門、嚴禁企業跨海投資、嚴格把關不讓大陸產品輸入,我們就可以關起門來重溫經濟奇蹟的舊夢、保障國內無數受雇者薪資上升、工作穩定。

這些井底之蛙卻未見到,20年來全球總人數高達50億以上的落後國家紛紛覺醒,競相以其用之不竭的廉價勞工結合先進國家的資本、技術、經營能力,生產出不計其數的廉價製品銷往全世界,中國大陸只不過是其中一部分而已。當我們鎖國自保,不但斬斷了台灣企業家、專業人士、投資者利用此一世紀大利基獲利發展的機會,也讓高價的本土企業面對低價的跨國產品步步退縮,自毀長城。正是大批企業不堪潮水一般湧來的強勢競爭而慘遭淘汰,以及大批才智之士、經營資金如潮外流,台灣的經濟實力才一日衰於一日,工作機會一日少似一日,困守國內的中下層社會也才會深陷困境,無以自拔。

其次,在我們這個社會未見像尤努斯那樣大仁大勇之人,與台灣目前數百萬人投入大宗教團體勇於行善的大環境,形成了極端強烈的對比。我們相信,聰明才智在尤努斯之上、慷慨輸將也遠有過之者,在台灣比比皆是。只是欠缺尤努斯的眼光與氣魄,誤以為施捨與救濟就是最大的功德,施粥施衣即可扶窮救弱。我們的宗教家渾然不知,尤努斯面對乞丐時拒絕施捨,卻以極有限的資金引導他們走上自力更生的正途,才是對抗貧窮的根本之道。

了然於此,台灣其實比孟加拉更有機會救度我們的中產階級與貧窮家庭。對前者而言,要那些政客放棄只問選票不問國家、只計意識不計眾生的心態,睜開雙眼,認清全球大勢所趨,放台灣與台灣人民一條生路,則日暮途窮的台灣會忽然發現柳暗花明又一村,財源將滾滾而來,為台灣人民開出一個新局面。

但對無數已身陷貧窮困境者,除了讓台灣重現生機之外,每一個一心度人的宗教團體都應深思尤努斯的榜樣,將無數善款與義工的智慧一轉而為替窮人開出生路的及時援手,引導他們找到自己的立足點與鐵飯碗,人民才能安居樂業、永脫苦海。

【2006/10/17 經濟日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veman 的頭像
Doveman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