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胡顏/教(台北市)】
雙十節偕同友人參加「天下圍攻」的活動,看著四面八方不斷湧入的群眾,第一次感受到人民的力量是如此「莫之能禦」的撼動人心,特意站上分隔島的高處,我回頭看著望不盡尾端的滾滾人河,我激動得掉下淚珠,覺得這個國家還是有希望。

圍攻開始,萬頭攢動的人群像乍醒的猛獅出柙,忽然間,一個可笑又可愛的問題閃過腦際,「如果我是陳水扁,我要怎麼走下去?」「如果我是施明德,我的下一步在哪裡?」

如果我是陳水扁,我不會讓自己走得這麼難堪。兌現自己之前的承諾:讓人民決定自己的去留,在全民公投罷免案的最後底線下,於國慶大典前將訊息通知國親陣營和倒扁總部,並在國慶大會上宣佈作為善意表示,換取國親取消在國慶點上「嗆聲」的鬧劇,以及倒扁總部縮小圍攻的範圍和時程,甚至「補」邀請施明德在內的倒扁幹部與會,讓國慶大典順利進行,讓治政爭議可以有各方都接受的退場機制。

當然聰明的阿扁如果能學習當年北市市長連任失利的機智,在國慶大典上做些感性的呼籲和抒發:「阿扁自信清白,但是為了國家的團結,我願意退讓;我個人可以等待司法的調查和判決,但是國家的未來不能空等虛耗,為了國家的未來前程,就算犧牲我個人,我願意」,相信這樣的致詞,勝過大聲呼籲「明年停辦國慶大典」、高聲疾呼「台灣萬歲」,身影更見優雅。

如果我是施明德,我會步步進逼,首先宣佈長期抗戰,從「天下圍攻」後,不達初步目的就不解散群眾,讓執政者感受到強大的壓力,並在改變戰略的同時,透過對話將訴求向社會說明,初步「愛與和平」因為受到執政者的漠視、輕視,倒扁運動已從法律問題進入政治問題的層級,為了逼迫執政者正視「人民的力量」、重視「人民的忿怒」、回應「人民的訴求」為止。從今開始,活動將改變作為,這是當權者逼迫的結果,期間所衍生的政治問題,一概由執政者承擔,除非「全民公投」實現,否則不離不退。

當然,我不是他們,他們也不會照著我的劇本演出,只是,我還是很想知道,這場政治大戲會怎樣演下去,結局又是會如何收場?

【2006/10/11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veman 的頭像
Doveman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