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除了是空間以外,還是乘載時間以及意象,每個人有著不同的畫面與遙想。

對於台北,我除了如是的想像之外,同時我沿著台北的「拱廊街」旅行。我之於台北,其實只是個陌生的旅者,生活於斯、情緒於此,對我而言,捷運線就是我的台北拱廊街。

紅線交疊著藍線、延續著綠線,綠線於古代的糧倉分支,衍生出黃線。棕線單疊著藍線,與紅線、綠線、黃線沒有曖昧的糾纏,我是裡頭的一個故事,背著我的散文、詩以及小說,還有它們所眼神看其他的故事,故事裡頭有風景綺麗,有昏天暗地,景色多樣,距離也異。

有的人背著包包阻擋去路,有的則是用雨傘的水滴佔據位子,有的將耳機緊貼,隔絕外界所發生的精采故事,好的故事需要有開放的耳。

前面的女性,應該是個媽媽吧?她說著手機,要她孩子先把電鍋壓下啟動,好讓爸爸回家的時候可以立刻張羅晚餐。

後面的嬰兒開心的笑著,好像敘說著他剛剛看到了國王企鵝的開心故事。左邊的OL看著鏡子撥弄自己的秀麗,瞧著自己似乎也是幅美麗的風景,右邊的情侶開心的笑著,好像在討論著今天沿著拱廊街吃到了甚麼美味,這是我愛的棕線-木柵線。

這條拱廊街比起其他拱廊街,是更豐富且可愛。不管旅者到高樓橫亙的燈花,或是夕陽著稱的岸邊,或是採著天鵝之畔,以及那象徵著歷史與政治並包裹著藝術的白牆藍瓦的建築,最終還是回到這條豐富的線。

我愛旅行於這條拱廊街,原因有許多。它讓我可見天日,遊走於此,發現台北最真的一面,有光纖亮麗也有居家樸實,編號35的香水味道,還有黏著於尿布所散發出來的氣味,交雜於相同與異質的時空裡頭。

我想,班雅明應該不會反對我借用他取的專名,或許他該反對,因為我說的拱廊街不同於他的拱廊街,這裡不只是能夠行走閒逛,還能飛奔大笑。相同的是,這些「拱廊街」都引出新的都會風貌,顛覆了都市空間,邊界與城牆似乎也已經不再重要,選擇該去哪條拱廊街,似乎還是比較要緊的甜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veman 的頭像
Doveman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