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 2007.03.08 
哭泣的婦女節
顧玉玲

今年的三八婦女節前夕,台灣婦運先驅呂秀蓮正式宣告參選總統,同時間,台灣公部門的女性政務官比例已高居亞洲第一名……這顯示台灣婦女運動爭取參政權的成績斐然。但相較於女性菁英進駐主流政治位置,基層的台灣勞動婦女,卻面臨日趨嚴重的關廠失業、勞動條件邊緣化、雇傭關係不穩定等困境,生計汲汲可危。

另一方面,台灣長期照護體系的嚴重缺漏,更由逾十五萬名的外籍女性勞工,飄洋過海來台以低廉工資承擔起老、弱、病、殘、幼的照護工作。這些在醫院、養護中心、或是個別家庭中勞動的婦女,平均每日工作十四小時,全年無休者大有人在,比一百年前的奴工還不如!

家庭類工作至今未納入勞基法保護,不但工時、工作內容、居住空間無以查察,連基本休假都全憑運氣!本地家務工專業分工清楚,依時、日或月計薪,保姆不必打掃洗衣、看護毋須買菜烹調、清潔工更不必接送小孩,縱有管家如阿卿姊也採上下班制。而外籍勞工進入個別家庭後,工作與生活領域高度重疊,家事繁雜,多半處於隨時待命的緊張狀態,若沒有定期休假,意味著全然失去放鬆、交友、匯錢、甚至上教堂的機會,加以語言不通、資訊封閉,沒休假就形同斷絕一切的社會支持網絡。

經濟弱勢的重症患者家庭,恐怕經常要掙扎於「要不要讓外勞休假?」的矛盾情緒中。理性上,外勞是人不是機器,不能無限制使用,全年無休導致月經終止、心神耗弱砍殺雇主的案例時有所聞;另一方面,癱瘓在床的身心障礙者,就是需要全日守候、每二小時協助翻身以免褥瘡的看護,而社會福利的缺漏只好全部轉嫁到外勞的「不休假」來彌補。諷刺的是,台灣的長期照護體系的建立,卻也因為引進廉價外勞替代、紓緩了社會需求的壓力,而整整延滯了十五年!

過往,針對重度殘障、經濟困難的家庭所設計「喘息服務」,原意是讓負擔照顧責任的母親、妻子得以在公部門提供臨時照護期間,稍獲喘息。不料,一九九二年引進外籍看護工後,內政部竟以行政命令排除「聘有外傭」者不得申請居家照顧,此舉嚴重侵犯被照顧者公民權益,也對外籍照顧者有明顯的種族與階級歧視─本地婦女需要喘息,外勞就不必了嗎?

理想上,家務勞動公共化應由國家承接個別家庭的需求,而明訂家庭作為一個職場的基本勞動規範,正是促使長期照護體系建立的重要前提。現實上,當不曾休假的外傭心神喪失、持刀砍人,勞雇雙方都是結構下的犧牲者。我們更應該要求國家負起責任,恢復喘息服務的提供,動用「就業安定基金」聘僱本地婦女擔任臨時居家照護工作,以擴大婦女二度就業市場,讓經濟弱勢的被照顧者不虞增加聘僱成本,也讓最基層的女性移工得到應有的休假與保障。如此,我們才真能理直氣壯的慶祝三八婦女節!(作者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秘書長)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