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0  中國時報
中時社論
                                                                               
    由倒扁、挺扁所帶來的紅綠對立,似有持續向全台各地擴散的趨勢。不論這種對立未
來會不會進一步升高,終究沒有人樂見這種對立會被導向成台灣民眾之間的戰爭。事實上
,觀察近日這兩股群眾動員的組成及訴求內涵,反倒透露出隱藏於當前台灣社會裡的某種
異質性,比較值得憂慮的是這種異質性之間幾乎沒有公約數,也沒有建設性的對話。
                                                                               
    以參與成員論,截至目前為止,雙方陣營的性別差異相當明顯,挺扁綠軍仍舊以男性
為主,倒扁紅軍卻以女性居多,青少年亦不少。由於這樣的現象和以往迥然不同,因此吸
引了媒體的注意。但是就社會發展的層面來看,這種性別參與的比例差異卻有更深入探討
的價值。
                                                                               
    挺扁陣營的訴求大致複製了民進黨主席游錫?連日來的發言,不外乎抹藍↓抹紅↓抹
黑的傳統手法,指控倒扁運動和中國掛鉤,是「中國黨」、「統派媒體」的陰謀、選擇九
月九日是因為毛澤東逝世卅周年日、台灣街頭出現「紅色恐怖」等等。保阿扁就是保台灣
、保民主,不然台灣就要被中國拿去了。這些,談的其實都是統治權,而統治權是父權思
考的重要核心元素。
                                                                               
    這樣的語言,儘管操作的綠營高層出於政治算計,但在深綠群眾心中挑起的,卻是真
實而毫無虛矯的焦慮,那是在百年壓迫下對台灣統治權恆久的焦慮。面對中共的龐然威脅
,深綠群眾的不安全感顯然極為嚴重。這種父權的焦慮,很容易把所有問題都簡化為統治
權之爭。
                                                                               
    相對地,倒扁陣營的訴求完全無涉於台灣的統治權,而只是單純的反對貪腐,強調的
是道德、價值、生命美好的內涵、百姓的生活品質,紅衫大軍走上街頭,追求的是維護一
個文明社會起碼的價值,一個可以傳遞給下一代的健康環境。這是比較女性甚至母性的思
考。
                                                                               
    因此,紅綠兩軍關心的根本是兩碼子事。一個焦慮於統治主權,一個憂心於道德價值
,怪不得雙方雞同鴨講。這種情形,就像有些男人只在乎擁有一個家庭、並成為一家之主
的形式,但女人卻要求生活品質、追求快樂幸福。而年輕的一代不曾有主權被剝奪的經驗
,因此也無法理解深綠群眾近乎歇斯底里的焦慮。
                                                                               
    二者其實並不相互排斥,要求生活品質並不表示就不維護台灣主權。覆巢之下無完卵
,台灣主權如果遭到併吞,大家都會一起完蛋,所以在面對中共威脅時,台灣民眾捍衛主
權的意志是同樣堅定的。問題在於,如果巢沒有立即傾覆的危險,倒是已經快被貪腐無能
搞爛了,那麼也是死路一條。眼前危在旦夕的,不是台灣的統治主權,而是社會最起碼的
價值座標。主權當然需要捍衛,但現在它並沒有面臨什麼立即的危險,除了因為經濟衰敗
以致流失生存籌碼之外。可是陳水扁一家無視法紀制度、惡意撕裂社會操弄族群,卻嚴重
戕害著台灣的生機。
                                                                               
    時代在往前走,統治權曾經是台灣民眾的奮鬥目標,但在人民當家作主的今天,台灣
的問題已經不在統治權了。我們邁入了民主時代,學習以民主方式決定領導人及重大決策
,也許制度尚未完備,觀念有待成熟,但已經不可能由少數獨裁者獨斷地決定賣不賣台。
有這種焦慮,是因為缺乏安全感太久,不懂得怎麼對民主體制放心。深綠群眾的統治焦慮
,來自於歷史的傷痛,需要其他人的體諒、包容與溝通,不應該予以嘲諷或辱罵。
                                                                               
    何況,深綠群眾無法走出悲情,固然與個人、環境、綠營政治人物惡意操作有關,但
藍營也不能說完全沒有責任。陳水扁之所以受到溺愛縱容,乃至讓台灣社會是非不分,民
進黨之所以一喊「中國黨」就能鼓動深綠民眾喊殺喊打,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在捍衛台灣
主權、維護本土利益上,藍營並沒有讓自己成為民眾的另一個選擇,更沒有取得基層民眾
的信任。換言之,民眾找不到另一個能夠完全信賴的代言人,只能忍痛力挺陳水扁和民進
黨。那套脫離現實的抹紅說詞到現在還有市場,不是只有一方的責任。這點,藍營應該深
切反省,而且必須努力對深綠群眾進行理解與溝通,畢竟,他們一樣是這塊土地上的同胞
,值得同樣的尊重。
                                                                               
    對於今天的台灣,最重要的不是在內部找敵人,最危急的不是統治主權,而是如何重
建遭受拆解踐踏的價值體系,找回是非對錯的意義,為民主體制建立良性運作的基礎。所
幸的是,這次倒扁活動超越了黨派、藍綠、統獨等傳統標籤,女性及青少年的熱情參與,
更標示著台灣社會一股純真正直的新興力量,這股力量源自於愛、而不是恐懼或悲情。台
灣已經在其中看到了未來,至於藍綠看不看得到,那就禍福自負了。
創作者介紹

。Doveman Bulletin。mix

Dov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